致我的那些总监们(2)

有一次,我负责的公司的一款核心产品被竞争公司起诉在核心代码上侵权,事实上没有,为了打这个官司,他带着我见律师,收集各种应诉材料,我不解,按说这应该是法务的事,他说,在市场上,产品经理什么情况都可能面对,现在了解一些这方面的知识,不是坏事,对你成长有好处的。

那个时期,通用软件的主流销售渠道还是OEM和零售,Z就经常和我们说,想了解用户的想法,了解市场的情况,坐在电脑前是搞不定的,自己想办法,于是我就养成了下班等车的时候,到旁边的联邦软件专卖店和销售小妹聊天的习惯,问问小妹们同类软件中哪个好卖,为什么好卖的习惯,雷军不是说,不会站柜台的产品经理不是好产品经理,看来也是在金山被逼出来的。

Z其实也在很好的实践着他的理念,听说他离职后去了百度,负责百度一个新产品的事务,据百度的朋友和他的客户说,在前期,他每到一个地方出差,下飞机的第一件事就是到目标用户所在的场所去观察和调研用户们的情况,他负责的百度这个产品在短时间内确实成为了业内很不错的一个服务。

Z也很重视我们的学习,总是尽他的力来帮我们尽快提升,03年的时候,有本书叫《成功人士的七个习惯》很火,于是他就在看完后,自己做成PPT,组织我们几个人学习,关键是学的还是原版,他总是不断提醒我们,就算不是为了公司,你们也得为自己的长远考虑,我当时真实的心态却是,哥,我可想不了那么远,我现在就是混碗饭吃。

可能也是看到我们压力大,于是在工作之余,经常组织我们到林大的体育馆打羽毛球,我自认为自己的水平还凑合,但是在他面前我连个球都接不住,我承认我当时很胖,但不至于连球够接不住吧,后来我明白了,这种压力还是始终伴随着我,放不开,当我看到他的眼神的时候,我就和个半身不遂一样了。

压力还是最终转换成动力了,在他的坚强领导,我们的胡乱配合下,公司的PMS还是建起来了,当然,以我现在的眼光来看,就是个烩菜,JIT、SCM、CMM的思想很悲催的被我们揉到了一块,形成了具有HJ特色的PMS,直到现在,我还存有全套的规范说明,没事的时候,翻出来看看,心想,原来中国的PMS就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啊!

但是,这个具有HJ特色的PMS最终还是被废除了,当然,是在我离开HJ之后,听我原来的同事说的,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Z在不久后也离开了HJ,去了百度,其实在我没离开之前,我就明显感觉到这个PMS很难实施下去,关于这个,我会在这个系列结束后,专门总结一个反思PMS实施不下去或效果不好的系列。

Z在离开HJ,去了百度后,成了百度某业务的总经理,据朋友说做的非常不错,后来从百度离职,自己创业,电商细分领域的,但是我一直不看好,因为有伟大的淘宝在,这种模式的电商很难有大的成长空间,事实证明确实如此,刚上线的时候还挺火,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关注度了。

眼光这种东西对产品经理其实很关键,一个趋势把握不住,或许失去的就是整个公司,02-03年的时候,HJ为了延伸市场,就决定往移动终端发展,但是牌压错了,压到了当时很流行的PDA、windows mobile和塞班上,结果谁也没想到,智能手机的发展超出人的预料,尤其是安卓,最终,那么好的技术公司就销声匿迹了。此为后话。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