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号公路] 15年产品经理的职业复盘 · PM 职场小说2-4-内忧外患

进入新公司的碰头会就算是我职业之路的一个新起点、一种新认识吧。

如果说在MT的时候,我只是初步的知道了原来还有一个产品经理的岗位,那么,到HS,我就要独立开始操作一个产品,不,准确的说,是要独立管理一条产品线了。

即使到现在,这看起来也有些不可思议,一个才在这个岗位上做了不到两年的新手,现在就要独立负责一条产品线了,并且这个产品线还是公司的核心和现金流产品线,对我的挑战和压力可想而知,不过也从另一方面反映出,Z对我还是寄予厚望的,要不他完全可以自己先担负起这条产品线的工作,直到找到比我更有经验的人。

简单介绍一下HS的产品结构,其实在我来之前,Z已经把公司的产品进行了梳理,分出了四条产品线,分别以V、A、I和M命名,而我负责的就是V产品线。

在V产品线下,目前在售的产品是4个,预研的产品是2个,而在在售的4个产品中,其中有1个差不多已经进入到了PLC的衰退期,其它3个产品还都处于成长期,还没有能够为公司带来稳定和持续的收入。

也就是说,对于这4个产品,我既要负责衰退期的产品的后续发展,又要确保成长期的产品能够良性健康的发展。

当然,实话实说,在当时,我对PLC几乎是一无所知,因为在MT的时候,还基本上是以研发主导的,或者说,还是以项目的模式在发展产品,产品经理只是附属于项目团队的一个角色,起主导作用的还是项目经理。

但是在HS,Z已经要决心改变当时大部分软件公司的发展模式,要把“以技术为导向”转变为“以市场为导向”。

除了业务上的工作外,我还要协助Z建立公司的PMS,因此,我的工作排的是满满的,还好,有Z的带领,我至少不是抹黑在做。

先来讲一下我业务上的工作。

比方那个即将进入衰退期的产品(以下以V1指代),它最辉煌的时期就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作为一款消费类软件,几乎达到了一机一台的装机量,这在国产软件里,可以说是相当了不起的,V1在当时的地位可以和现在流行的微信、QQ媲美。

但是随着盗版事业和互联网的兴起,以及技术门槛的逐渐降低(尤其是微软逐渐发布越来越多的SDK,微软的技术是毋庸置疑的),大量的SDK程序员开始涉足这个领域,使这类软件的市场竞争空前增加,这类软件以前是商业软件,但是后来许多免费软件、共享软件的大量出现,使用户有了更多,更廉价的选择。

尽管V1的装机量没有明显的下降,但是正版装机量却很少(其实我在没来HS之前,我也用的是盗版的V1,用盗版的时候,我的想法是凭什么一个软件卖几十上百块钱,但是现在自己竟然开始负责这个产品了,想的却是为什么消费者不花钱去购买我负责的产品,其实现在想想,国产消费类软件最终穷途末路,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软件公司本身就没有使用正版的意识,比方说在MT的时候,当时公司要开发基于linux的产品,我们申请购买一套正版的linux,但是领导的的批示是,干嘛要买正版的,去中关村10块钱就能买个盗版的,但事实上,当时一套正版的linux也不过几十块钱,这就是当时整个社会对软件版权的意识),要改变消费者对消费类软件的版权认识,靠我们自己几乎没有可能,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就是原因就是在当时,我记得金山搞了一次“红色风暴”,一下子把正版软件的价位拉到了几十块钱。

也就是说,通用软件的“价格战”正式打响了,而价格战对于一个产业的伤害大家应该都知道,我们当时不能和金山比,毕竟金山是国家树立的一面旗帜,也有一些公司给了投资,比方说联想,但是,我们完全是靠一套一套软件的销售来维持公司运转的。

还有一点,就是当时互联网的兴起也对软件业的发展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冲击。

举个例子,就以软件的销售渠道来说,以前主要的模式就是店铺零售和OEM,店铺主要依赖的就是联邦软件,但是软件是一种数字化的产品,当然,现在的主流销售渠道就是数字分销平台,但是在当时看来,这种模式在国外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了,但是在国内,因为受限于带宽和费用的影响,普通消费者还在使用56K的电话线上网,尽管我们也评估过这种模式,但是却判断失误,认为在未来较长的一段时间内,带宽的发展是缓慢的,远远达不到数字分销平台的要求。

但是一切都出乎我们的意料,在短短的几年内,ADSL就成为了家庭上网的主流,这让我们错失了布局国内数字分销平台的机会。

简单说,就是我们意识到了国内互联网可能会带来的冲击,但是却没有想到这种冲击会一夜之间形成。

以上现实的情况可以说是我面临的外患,接下来说说内忧吧。

我个人的情况就是那样,菜鸟一个,算是一个内忧吧,我当时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如何基于不断恶化的国内市场为产品找到新的发展路径。

现实点说,就是两个方面,一个就是我们的产品未来的市场在哪里,另一个就是如何保证现金流。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第一个方面就是要求我要么基于现有的产品开拓新的市场,要么就是规划新的产品,第二个方面就是无论是新市场,还是新产品,都是具备现金流潜力的。

后来公司的老大们一致决定,两点结合的来,新市场、新产品都要上。

内忧的解决思路算是有了,当然,我的压力也陡然而增,尤其是当战略方向确定后,我才发现,我其实真的什么都不会,尤其是让我独立操作一条产品线的时候。

算了,产品经理天生就是迎接挑战的,有能力上,没能力硬着头皮也要上,在HS的日子里,我几乎每天就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在工作着。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