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经理的性格图谱-杨,心气太高,得接地气!

杨,是我在第二家公司的同事,比我晚来公司几个月,负责公司的A产品线。

他是做市场出身,就我接触的市场转型的产品经理来看,普遍具有一个特征,就是很容易陷入到给产品制定一个“大目标”,而不是“现实的目标”中。

记得那个时候,公司意欲开拓海外市场,于是就让产品部在当年的圣诞节的时候做一次针对海外用户的营销活动。

因为大家都没有这样的经验,于是就让我们四个产品经理一起来做,总监使用了“背靠背”的形式来让我们出方案,简单说,就是我们每个人出一份方案,然后对四份方案进行评估,最终选择最合适的一份,或者取各自方案的精华来形成最终的方案。

在评审杨的方案的时候,我就感觉他的方案中营销目标的设定过于乐观,或者说有些不太考虑现实的情况了。

比方说,他制定的收入目标是“通过网站促成10万美元的订单” 。

10万美元,按照当时的汇率,大概差不多就是80多万人民币,仅仅在圣诞节期间实现这个目标,或者我们把这个周期延伸到30天,那就意味着每天的收入就要接近3万人民币,按照当时我们制定的海外产品的价格,我印象中好像是20美元左右,大概折合160人民币,那么,一天的付费量就得将近170个,这在当时别说是没有任何基础的海外市场,就是在国内市场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就算把周期延伸到60天,那么一天的付费量依然需要80多个,依然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当时总监就提出了这个问题,而杨的考虑则是把周期继续延伸,延伸到90天,那这样算下来,一天的付费量差不多也要50多个,但是他可能忽视了一个问题,就是销售收入和营销成本通常是成正比的,要想获得目标的收入,必须得有一定的营销成本支出,那他当时设定的成本是多少呢?

3600-5000美元,折合人民币29000元-40000元,也就是说,营销费用最多40000元,则期望拿回800000元的收入,简单计算,也就是每投入1元人民币要带来20元的收入,交换比1:20,这放在任何时候,任何市场,任何产品中都几乎不可能。

当时我们测算,按照毛利50%计算,那整体的成本也得在40万左右,而成本中刨除固定成本,变动成本也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不断增加,尤其是这种市场延伸的策略,前期几乎都是投入。

这对当时我们公司来说,几乎不可能投入,因此,最终他的方案没有被通过,因为太“浮”了,只想着“实现一个大目标”,而忽视了企业实际的资源情况。

在产品管理工作中,对企业资源的评估分为三种:技术实现资源的评估;市场/.营销资源的评估;优势资源的评估。

而杨则对这些资源没有进行任何层面的评估,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一直强调产品经理在考虑目标的时候,一定要做好资源的评估,否则,你的目标再宏伟,也不过是空中楼阁罢了。

其实他的这种心态不止体现在工作中,后来我和他关系不错,他就经常说一点他的事情,比方说,他就总和我说,他高考的时候就差多少分就上清华了,因为清华是他的目标,我就想了,都工作多少年了,还一直耿耿于怀,是不是太那个了,我离清华不也就差几百分而已,呵呵。

既然已经参加了工作,那心态就得摆对了,得用一个踏踏实实的职场人的心态,用一个真正产品经理的心态去面对一切挑战,而不是每天总想的搞个大事情,想着一夜之间就把自己所谓牛逼的能力体现出来,想着一夜之间就实现自己的远大目标。

我们从这家公司离职后,还有过一段时间的联系,他自己做了一家所谓的投资公司,其实就是现在流行的那种创业辅导性质的,我参加过几次他举办的聚会,也没啥太有价值的东西,就是聊聊当时圈子里谁融了资了,然后在场的小朋友们眼红一下,还是那些比较虚的东西居多。

其实我知道,这才是他真正想做的,因为在公司的时候,他就和我说过他的这个目标,他认为他擅长的就是玩商业运作,我掐指一算,你的工作经验比我还少一年呢,我当时才工作了三年多,就想着玩这个,是不是有些太夸张了。

其实我说这些倒不是针对他,谁年轻的时候没张狂过,联盟最火的时候,参加活动的朋友排队都排到会场门口了,我一样觉的自己做的多牛逼,但是,这是属于外界事物对个人心态的一种刺激性反应,但是有些朋友骨子里就是这种性格,心气太高,总觉的理想和目标可以唾手而得,其实这个目标离你很远的。

当然,咱们还是辩证的来看这种性格,这种性格对产品管理工作也有好处,就是认定目标后会努力去实现,但是,要想做到这一点,我个人认为最主要的影响因素就在于容易被外界的诱惑所诱导,因为心气太高,总认为自己能做成所有的事,于是看到这个热,那个火,很多人都跳了进去,那自己为什么不去和他们PK一下呢,从而来展示自己超凡脱俗的能力。

我记得我的一个媒体的朋友曾经和我说过一件事,他去采访国外一家乳业企业的中国区老总,他就问了一个,说国内市场乳品市场现在这么火,很多产品概念都很流行,你们为什么不去做呢,这个老总是这样回答的:你知道我现在每天思考最多的是什么吗,就是面对中国市场不断的诱惑而能够保证自己不受诱惑。

后来,我就琢磨,其实对于杨来说,产品经理这个职位也不过是他的目标中的一站而已,再加上当时产品经理也不是什么热门的职业,而VC圈里已经开始流传互联网的传说,于是他就毫不犹豫的下了产品经理这趟列车,登上了通往另一个方向的列车。

还好,我依然还在产品经理这趟列车上,我不知道终点站在哪里,但我至少知道这趟列车开始加速了!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