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经理的职业复盘 · PM 职场小说(23)-去意萌生!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Stockholm syndrome),斯德哥尔摩效应,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症,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

简单来说,这种症状的本质就是被害人在遭受迫害的过程中由抵制逐渐转为依赖,甚至协助加害人的一种心理活动。

随着这家公司的洗牌完成,我们这些被剥离出来的人成了后娘养的孩子,老东家不管,新东家不理。

洗牌刚刚完成的时候,我们大部分留下来的人还是有抵触情绪的,总认为他们是外来户,我们是坐地户,他们不能把我们怎么样,但是随着态势的发展,我们终于发现,我们真的成了弃儿。

其他部门的同事本来就对曾经的竞争对手没有什么好感,虽然我们加入了,但是他们只会认为我们也成了外来户中的一员,而竞争对手是上百人的一个团队,五脏俱全,我们这几个小鱼小虾米就如同几滴水珠投入大海一样,进去就没了,并且他们的团队也很难容得下我们几个人。

我们终于成了边缘人。

抵触情绪持续了一段时间,但是终究发现这样做只能是徒劳,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我们这几个人是翻不起多大浪来的。

我的心理开始发生变化,逐渐由抵触转向接近,开始试图融入他们的氛围中,融入是往好听了说,其实就有点“舔着脸往上蹭”的心理。

现在来看,这应该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轻微表现了。

但幸运的是,这种心理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我就被一个事实彻底激醒了,终于明白自己在做着一件非常傻,甚至是有些“自甘堕落”的举动。

有一次产品部开新产品讨论会,我们几个产品经理就新产品的规划出现了一些分歧,一般来说,如果遇到这种情况,产品部经理应该出面协调这种分歧,并且说明新产品的发展原则,如果更牛的,则会根据多方的意见,综合考虑后,给出具体的发展规划。

但是,令我奇怪的是,W在会上几乎没有太多发言,为数不多的几次发言还尽是些不痛不痒的内容,后来,我有些讨好地说“要不让W经理说说她的意见吧”。

但是W的回答却让我大吃一惊,她说,“大家的意见都很好,大家接下来再想想,我也是刚刚接触产品管理,也在学习,以后还要多和大家交流,抽时间咱们再开一次会……”。

刚刚接触产品管理,怎么可能做产品部经理呢?

因此,我心里一下子有了一些怀疑,W真的是在故做谦恭之态吗?

接下来的几天,没事我就主动找W谈新产品的事,毕竟是女的,心细,但是有时候真的缺乏警惕性,几次交流过后,她也逐渐暴露出了她的底细。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

在这个团队过来之前,对方公司只有销售和技术团队,后来他们打听到我们这边还有一个产品团队,因此,在过来之前的前一周,他们匆忙构建了一个产品团队,其中就包括W,也就是说,W也是刚刚加入这家公司,并且没有一点产品管理的经验。

我一下子恍然大悟,怪不得和她交流相比于和这家公司的销售交流感觉不一样,没有那种盛气凌人,怪不得几次开会,她总是很少发言,原来其实就是根本不懂,怪不得她总是让我们做一些决定,原来不是她对我们信任,而是她根本就不懂这类产品。

许多谜团一下子解开了,但是我也一下子崩溃了。

说实话,一种愤懑油然而生,当然,这种情绪不是针对W的,毕竟她不是当事人,甚至可以说和我一样也是一个受害人,我愤懑的是这家公司,其实这已经很明确地传递出一个信息:他们不过来则已,既要过来,就一定要把持住核心部门的中层位置。哪怕这个位置上坐的是一个外行都行。但一定要是他们的人。

本来C走之前,我坐那个位置是十拿九稳的,但是这家公司的到来,一切都变了,我认了,只是想着能来一个有本事的产品部经理,我也可以学习一些,但是这次彻底让我失望和愤怒了,我们真正成了办公室政治中争权夺利的牺牲品。

伴随着对这家公司愤怒的是对老东家的失望,公司提倡的“德才兼备,提拔重用;有德疏才,培养使用;有才无德和无才无德,坚决不用”的用人文化现在在我眼里已然成了一堆狗屎。

去意萌生!

离开吧,只有离开能让我找回人格,重拾尊严!

离开吧,只有离开能让我焕然一新,思想重生!

离开吧,只有离开能让我找到方向,走向未来!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