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经理的职业复盘 · PM 职场小说(28)-我就是个光杆司令!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更没有白吃的老大请客的晚餐。

其实这顿饭对于一个普通员工来说,吃不吃都得干活,但是饭一吃,一种“吃人嘴短”的心态就油然而生了。

我面临的第一个工作就是要基于公司的专利技术针对企业客户规划一个产品出来。

在前面说过,公司的最大的资源一是专利技术,二就是在本省和移动公司有着非常好的关系,因此,公司的产品都是直接为移动公司设计的,每年和移动公司的分成就足够养活几百人的公司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公司总部移师北京后可以说“允许一年不挣钱”的原因。

没接触SP这块的时候,我还真不知道这行这么挣钱,等接触多了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躺在床上收钱”的感觉了。

那像以前做通用软件的时候,一天到晚累死,花费心血做出的产品刚有点眉目,一个盗版出来,大家都为盗版商打工了。

互联网好点,毕竟网络泡沫还没破之前,搞点投资还是很靠谱的,反正在资金花完之前,大家还是能过的不错的,至于花完了怎么办,普通员工是不会想那么远的。

而现在这家公司,不但有着和本地运营商的良好(说良好都有些不准确了,应该是相当好,因为按照Y经理的说法,他们在本地都可以扮演半个运营商的角色)关系,能够躺在床上收钱,而且企业即将获得千万美金级别的一轮投资(事实证明在不久后果然如此),可以想象这家公司在本地活的应该是非常不错的了。

但是再大的“地头蛇”离开了本地,到其它地方也只是一条普通的蛇,尤其在北京这种地方,因此我也非常佩服这家公司的魄力,不安于只是一个地方军阀,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把自己的地盘打的更大一些。

基于这样一种战略,公司就必然要走两条路:

1、如何能够让其它地方的移动运营商选择公司的服务?

2、如何能够让公司的服务进入到更广泛的行业中?

第一条路,想必困难是非常大的,毕竟运营商不是移动就是联通(那时候还电信还不涉及移动服务),而公司短期内不考虑和联通合作,这也就是说,公司只有一家客户,就是中移动,即使是和各省的移动公司合作,也不到30家(抛去京沪这些竞争激烈的地区,抛开台湾和自己的根据地),而事实上公司的第一阶段则是主攻江浙地区。

这样,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在当前收入保持稳定的情况下要开拓更多的市场,那么从财务的角度看,这就是纯粹的投入,假设目前公司投入和产出是持平的,那么一旦出现这笔投入,至少公司账面上就是亏损了。

而什么时候能够扭亏,这似乎是个不太好预计的事情,因为现在是运营商选择服务商,谁能胜出,一切都有变数。

因此,第二条路就不得不去走了,如何在一个不太好预期结果的阶段里能够短期内获得一定的收入,两个方式:一就是延伸产品线,规划短期能够有收益的产品;二就是借助外部资金,作为新市场开拓的投入。

从战略的角度说,这就是长期目标和短期目标的结合和统一。

长期目标:把现有针对运营商的产品推广到更多地区的运营商中。

短期目标:基于现有技术延伸产品线,规划针对普通企业客户的产品,实现快速收益。

可喜的是,公司就是这么做的,长远目标明确,并且外部资金也即将到位,因此,从和老大们,尤其是Y经理的各类交谈中,我能够充分感觉的到他们的信心和激情。

战略规划再好,也需要有人一步一步执行,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我这个部门叫“新产品事业部”,而不是“产品部”,因为公司现在针对普通企业客户的产品就是空白,一切都得从零开始做。

而我作为这个部门的第一个产品经理,压力有多大可想而知。

事实上我就是一个光杆司令。

到目前为止,全部门就两个人,当然,我是不能要求Y经理去做具体工作的,我相信他也做不了,只能是在业务层面做些指导罢了。

而经常需要打交道的研发部门又不在北京,其实以前我是接触过这种异地开发的情况的,虽然麻烦一些但还是能够克服的。

在第二家公司的时候,曾经和LC合作过一个产品,对LC来说是产品,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项目,只是作为LC的一个软件应用提供商的角色出现的。

因为LC在山东,我们在北京,因此,我们的应用模块要集成到LC的产品中,难免要和对方的技术人员沟通,通常就是根据他们的需求来设计和开发产品,虽然需求由他们提出,但实现还是在自己的公司,就是在最后集成的时候多花一些时间保证兼容性,稳定性而已,也算是一种异地开发的具体形式了。

因为有过这种经历,因此我也没太在意这种情况,但是,即将到来的事情却让我为我的大意付出了足够的学费。

我曾经对我所面临的困难做过一个分析,集中起来就是三点:

1、不熟悉的一个产品;

2、没见过的一个产品;

3、没用过的一个产品。

我想,任何一个产品经理如果被要求去做这样一个产品,估计都要晕掉了,事实是我现在已经快要晕了。

在前面已经说过,在来这家公司之前,我都不知道有这样的产品,这也就算了,本来想着进入公司后,花点时间也就能很快把这个产品熟悉了,但结果却是这个产品安装在移动公司的服务器上,就算是想看看这个产品是怎么运作的,还得跑到当地去,怪不得我刚进公司的时候,Y经理就不止一次和我说,要做好经常出差和长期驻外地的的准备,看来原因就在于此,如果说不熟悉,没见过我也就认了,但是自从我有了手机后,虽然接受过这样的服务,但是那是站在用户的角度,现在要求你作为这个服务的规划和设计人员来思考这个产品,那就不是我们想当然地说一句“要站在用户角度规划产品”那么简单了。

但真正让我晕掉,甚至说是疯掉的还不仅仅是这三点,而是当这三点和异地开发结合起来后的糟糕影响。

赌场没有最终的赢家,只有暂时运气好的赌徒,而我现在看来,或许可以归为那种运气非常不好的赌徒了。

赌,即将开始,而我的命运似乎已经注定,那就是出局!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