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专访】那些花儿-平凡之路上的不平凡女性-专访北京惠东华信科技有限公司 总经理 季文娟

采访前记

在2006年5月联盟的第二次沙龙中,一共有26个朋友参加,但是其中只有4个女孩子,文娟就是其中之一,再加上那个时候自己年轻,记性好,于是这4个名字就深深的印在了脑海中。

自此之后,她和联盟就有了频繁的联系,她参加过几乎所有联盟的活动,我呢,也亲自给她送过联盟出版的杂志。

我对她应该是熟悉的,因此,很多时候我就称她为妹子(嗯,她应该是比我小的,以后我就以此统一称呼联盟里的女性了啊,不同意的请放下手,没用的),而她应该算是国内较早的一批女性产品经理了,尽管她现在已经转型为企业高管了,当然,准确来说,这不能说是转型,而是为我们更加直观的展示了产品管理者的职业发展路线,从没有权力的小CEO成长为了真正意义上的CEO。

但是,我对她又是很陌生的,因为这些年,她是如何从一个产品经理逐步走向高级管理者的,完成华丽转型的,我是不太清楚的,当然,也是很好奇的,毕竟在每个产品经理心中,能够看到一个身边真实的案例,或许能够让朋友们在规划自己的职业路线的时候有一个榜样。

这,应该就是我想通过对文娟的这次专访带给大家的。


女神档案


走上平凡之路

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是在我看来,走上产品管理这条路,貌似只有两条:被动的和主动的。

文娟无疑是属于被动的那种。

刚毕业的时候,对职业规划没有很清晰的概念,进入中软以后,领导分配给我带一个分支产品,产品管理之路就此从做产品宣传册开始”。

其实对于那个时候的产品经理来说,大部分的朋友都是这样误打误撞走上产品管理之路的,正如文娟所说的那样,对于一个初入职场的新人来说,职业规划是没有的,完全是以公司领导的安排为准的。

但是随着不断的成长,职业兴趣点会逐渐显现,职业目标也就逐渐清晰,但是这个过程肯定是备受困惑的,现在很多朋友抱怨产品经理就是个打杂的,不过在我看来,这一切都是必经之路。

在2004年的时候,互联网产品经理岗位的定义还并不清晰,最初有点像打杂,技术不管,开发不管,销售不管的其他事就分配给了产品经理做”。

但是,雄鹰终有翱翔日,鲜花终有盛开时,在经历了打杂的过程后,“产品经理的角色日趋重要,开始成为推动产品生长的驱动轴心”。

 小编说

产品管理岗位现在的火热从某种程度上说其实给很多朋友带来了一种误判,认为一进入这个岗位,就必须以“做出伟大的产品”为目标,目标是合理的,但是要实现这个目标,可能你要走十万八千里的漫漫长路,纵使这样,能否取得真经都未必可知。

要有信心,更要有耐心,这个时代毕竟不只是一个拼智力的时代,更是一个拼耐力的时代,能坚持下去,才有大概率去实现目标。

随便说一句,文娟走上产品管理这条路,多少和我有点类似,一样的毕业就做了产品经理,一样的是在领导安排下,一样的是从打杂开始,区别只是在于她是从做宣传册开始,我是从做帮助文件开始。


平凡之路上的挑战

产品管理的路是平凡的,但平凡的路并不意味着平淡无奇,在文娟看来,这条路上所有的困惑都对她是一种挑战。

尤其是对一个一毕业就从事产品管理,对行业不甚了解的新人来说更是如此。

初任产品经理的时候,最大的压力来自于工作的细碎,繁琐,每天貌似做了很多事,但工作仍然在堆积,找不到工作成就感。

然后她就和我说一个让她感触颇深的工作,就是如何基于数据来作出合理的产品战略。

首先,我无法得到一手数据,老总的意思是,市场研究是销售的行为指导,没有确定有效市场就去销售,那是盲目的。

其次,市场同类产品差距较大,可比性几乎为零,我没有可以参考的竞争对手市场报告,更没有同期或上年度数据参考,也就是说我连二手数据也无从取得。”

而这仅仅是产品经理要面对的挑战之一,在这些年和朋友们接触中,我经常会看到朋友们说起类似的工作挑战,要做一个新的产品,让产品经理去做分析,但是所给予产品经理的相关资源有限,并且还要求效果得好,尽管我写鸡汤说:一流产品经理是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把事做好。

但是我也必须得承认现实,毕竟咱们还不是一流产品经理。

因此,这就让很多朋友不得不仅依赖从官方提供的宏观报告来做分析,希望据此作出有效行业的分析,制定出销售策略,判断出产品趋势,等等,但事实上,这是很难也是很不准确的。

但是话又说回来,正是通过这种不断的挑战,才把我们磨练的足够强大,而这才是产品管理之路上最值得收藏的书签。

如何来面对这种挑战呢,“我认为任何工作中的压力和困惑,都可以通过再学习去解决。产品经理联盟当年给了我很多指导和启发,引导我在工作中逐渐梳理出清晰的脉络。

或许在现在的文娟看来,这些曾经的挑战早已不是挑战,她也只需轻描淡写即可,但是能有现在的从容,她又经历了多少的磨练呢!

小编说

产品经理不是神仙,不是通过掐指一算就作出方案的,而要科学的作出方案,就必须通过必要的市调获得数据,然后再通过数据来作出分析。


平凡之路上的女性权利

在聊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文娟只是和我说了两个观点:

1、职场上只有产品经理,没有性别,毕竟我们打不过哪些编程的汉子们,也没法撒个娇就制服销售们。

2、女性不比男性差,但为什么频频得到不公平的待遇

她和我说了一个例子:

我负责的产品线最近在招聘新人,有的时候一天要面试7、8个人。可是,令我困饶的是,全是男生…… 一个月前吧,开始拟订招聘销售,售前和渠道的计划,面试开始的第一个星期,我和领导都看中了一个女孩子,一切按照正常的招聘程序转给了人事部门,人事反馈回来的信息也都符合。而后,我们又最后沟通,建议她入职售前和培训的职位,似乎一切都进展的顺利。但是,最后老总没有在招聘单上签字。原因是,售前要出差的,女孩子不方便。 后来,又听说,公司所有的招聘现在都不要女的,要招女的,必须经过总裁办特批。 女的,男的,性别的差距还是这么大吗?我不是高呼男女平等的智民,可是,我却为了那个没有机会成为我同事的女孩子忧伤,也或者是默哀于我于此社会的无奈。

而她个人呢,只是说,做了产品经理后,牺牲最多的就是“睡眠”了,尤其是在要兼顾家庭和事业的情况下,睡眠似乎成了中奢侈品。

小编说

到目前为止,文娟是第一个和我谈起女性职业权利的,可能作为一个男性,很大程度上无法去体会女性在职场上所受到的一些不公平待遇,她的这番话深深的触动了我,我可能很长时间只想让女性产品经理风光的一面展现在大家的面前,但是,我却不知道在她们的背后一定有着比男性产品经理更多的苦恼。

我希望更多的企业能够重视女性在产品管理岗位上的价值,给予她们更多的机会,而不再有职业和岗位上的歧视。


平凡之路上的华丽转身

对于文娟这样优秀产品经理的转型,其实我是一点都不感到吃惊的,反而我觉得非常正常,这是一种水到渠成的归宿,毕竟对于大部分的朋友来说,至少目前不可能做一辈子产品经理,在合适的时机一定会超着更高的目标出发。

不过,对于文娟来说,她只是很谦虚的说自己是被“淘汰”,而原因或许至少在我看来是不太容易成立的。

从2008年开始,我就非常明显得感觉到,互联网产品经理转向技术型,咱们联盟的成员里也越来越多出现由技术开发转向产品管理的新一代产品经理。于是,很多非技术的产品经理在互联网行业不得不被转型。

小编说

我不知道文娟是否还有印象,这个话题曾经在联盟里讨论过很多次,到底产品经理是否需要懂技术,其实到现在,依然没有明确的结论,因为我认识的很多朋友中,不懂技术而把产品管理工作做的很好的大有人在,因此,我想,她或许是有了更高的职业目标才做出转型的决定吧,是不是呢?

但是,所有的经历而获得的财富都不会被埋没,它一定会在合适的时候再放异彩。

对于文娟来说,产品管理之路上所获得的经验,其实一直在她转型后潜移默化的支持着她的工作。

产品管理的工作经历,确实让我沉淀了很多经验,仍然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现在的工作习惯。比如,在管理上重视对资源的整合,这源于做产品经理时穿梭于各个部门的体会;在业务上坚持取舍,这源于做产品管理时对80/20定律的执着;在经营上尊重真实数据,这源于对产品周期的分析、实施再检验一遍遍循环。

小编说

有经历,有收获,这条路就没有白走!


平凡之路上的那些美丽

在专访即将结束的时候,我问文娟是否能对女性产品经理提一些建议,而她只是把一篇文章发了过来,我在看了以后,就知道了其实在她的内心中,她一直是用这样的标准在要求着自己,无论是做产品管理,还是现在的总经理。

我简单归纳了一下,我想,这应该就是文娟给女性产品经理,或者是所有产品经理最好的心灵礼物吧。

1)学会沉默

2)学会平静

3)学会弯腰

4)不要想如果

5)努力

6)保持单纯

7)偶尔“俗气”

8)控制情绪

9)偶尔的离开轨道

10)悄悄的做自己

11)抓住最好的时机

小编说

各位女性产品经理们,现在就是让你们大放异彩的最好时机!


采访后记

我们大部分的人生来就是普通的,但是,当普通的人选择了一条不平凡的路之后,也就意味着我们会有一个不平凡的人生。

在对文娟的专访中,我真的感受到了这一点,从初入职场的新人,到现在执掌一个公司,尤其是对于一个女性来说,其间的风风雨雨、波折起伏,在这篇只有短短几千字的专访中肯定无法一语道尽。

但对于我来说,我只想通过这篇专访,和朋友们分享我从文娟那里感受到的一个体会:

不平凡的梦想,给了我们不平凡的路!

也祝文娟,联盟的老朋友,我的妹子,走好这条平凡而又精彩的路!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