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创业!这是我能得出的最终结论!—一个产品经理的悲催创业史:第八篇 :投资人的赤膊上阵

如果把这次创业和第一次创业做个比较的话,那么,那个台湾大姐(angela,以后就简称A了啊)充当的就是R总-投资人-的角色,我那个同学(David,以后就简称D了啊)充当的就是T姐-创始人兼CEO-的角色。

因为D在和我谈这次创业的时候,是非常明确这个原则的,因此,我当时对这次创业的成功还是抱有很大信心的,主要是因为有D,我相信他的能力和资源,毕竟能够在短短的几年中,就依靠四个人把销售额从0做到3000万,也可以说是能力超强了。

再来说说我们要做的事,其实直接点说,就是卖少儿英语加盟服务,但是我们当时不能说卖加盟,因为法律有规定,如果提供加盟服务,那提供方必须要有自己的直营店,按照《商业特许经营》规定中第七条,第四款的规定,我们必须得有两家至少经营一年以上的直营店才可以卖加盟,尤其我们又涉足的是教育行业,还得有教育资质才行,但是,按照当时我们的现实资源,要做到这些就是非常难了。

因此,D就把他在RS设计的那套模式拿了过来,而是教育技术服务和支持,其实就是打擦边球,也算是当时业内的一个潜规则吧。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其实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我们的业务的开展,毕竟在宣传的时候很多敏感词汇是不能出现的,比方说我所负责的品牌管理中的文案上,就不能出现“加盟”、“招商”这样的词汇。

因此,当时主要的加盟商的来源就得依靠了D在RS积累的资源了,有朋友会说了,这些加盟商不是已经加盟RS了,怎么还会加盟你们呢?

这说来就有意思了,其实了解加盟模式的朋友都知道,十个加盟商中,有一个真正盈利的就不错了,很多都是辛辛苦苦干一年,结果到最后不但钱没挣下,还把老本赔的差不多了,D就和我说过一个他经历的事,有一年,RS的加盟商就围堵了RS总部,其中最惨的一个加盟商一年干下来,账上就只有几百块钱了,那些加盟之前给你测算的收益其实一点用都没有,全部都是纸面上的,现实中根本出现不了。

因此,很多加盟商在干了一、两年后,就没信心干这个了,但是又不想自己从头到尾去做一个自己的品牌,因此,他们就不断的在找新的领域和品牌,这是当时我们招加盟的一个重要客户来源,简单说,就是资金有限,但是还想快速做个品牌的人群,尽管当时我们提供的产品和RS几乎一样,但是我们的加盟费便宜啊,并且还提供比RS更多的支持服务,也算是我们的一个卖点吧。

此外,还有一类就是不差钱的客户,尽管已经加盟了RS,但是当时RS的定位比较高端,一年的学费就上万了,同时呢,这类客户又想把中低端吃下,走品牌的差异化,而我们要做的正好比RS低一些,因此,这类客户也是我们的一大来源。

客户比较清晰了,那么接下来,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尽快的把第一个加盟卖出去,有了样板,第二个、第三个的速度就快了。

因此,当时我们全部的精力就放到了第一单上,D作为CEO,其实更多的工作还是放在了销售上了,他去联系资源,具体的事情由老马他们来谈。

本来按照我们的计划,第一个加盟能够在3-6个月卖出就是正常的节奏,但是我们算来算去,还是在一点上失算了,是什么呢,就是A不远万里从美国来到中国,开始直接指挥我们的事情了。

那这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说来也有意思,就和第一次创业时T姐的情况差不多,买卖刚开张没多长时间,就开始为迟迟没有收入开始焦虑了,这一焦虑了,就开始琢磨是不是我们没努力,没上心,没有try our best。

但是A和T姐面对焦虑的处理方式还是有些差异的,T姐尽管后来也干涉太多,但是她毕竟知道自己不懂互联网的模式,干涉比较多的还是集中在方向上,而A呢,不但方向上干涉,而且还涉及到非常具体的操作层面的。

比方说,有一次,她就把老马和chark挨个叫到办公室里,问他们是怎么销售的,然后用不容置疑的态度告诉他俩,你俩的销售方法不对,应该这样、那样和客户谈,临了,还搬出一些成功学中的鸡汤灌输,要不说在成功学上,台湾是咱们的老师呢。

第二个方面,就是在第一次创业中,R总是投资人,但是从来不干涉我们的具体业务,而A呢,完全已经忘了自己只是投资人,对于业务,其实干涉的太多并不是好事,投资人,干好投资的事就行了。

但后来我才知道,她对投资也是外行,在上一篇中我提到了,A的老公好像是intel的一个股东,反正是有钱就行了,而A呢,估计也是闲的受不了了,不想再去享受豪门贵妇的生活了,于是看中了国内蓬勃发展的市场和机会,就和老公拿了一笔钱,跑到国内投项目了,这个钱呢,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我估计就是她日常的零花钱,各位想了,这种纯玩票的投资人,哪有真正投资人的魄力和经验,一看零花钱只出不进,没法和老公交代,于是就马不停蹄的跑到国内赤膊上阵了。

她这一来,完全把我们的节奏全打乱了,公司这时也有十来个人了,本来她不来的时候,我们的气氛还是很不错的,但是她这一来,一下子就死气沉沉了,尤其是她那个挨个谈话的方式让大家很受不了,总之,当时大家一致的感觉是,我们没有一个做的是对的,就连D都被她说了好几次。

我记得有一次,D和大连的一个有意向加盟的客户聊完,刚从大连回来,A就马上问结果怎么样,有没希望,D说客户要评估一下,按说这都是正常的节奏,谁掏几十万不得盘算盘算,但是A就不行了,非让D第二天就催客户尽快决定,D无奈的说,谈判是有技巧的,主要客户没有明确表示出拒绝,那么就有希望,但是这需要时间来多次沟通,不断增强客户加盟的信心。

但是A就是不行,非要D第二天就继续和客户联系,结果闹了个不欢而散,我们问D怎么办,D苦笑着说,有什么办法啊,非要把客户惹的不爽了她才心满意足。

于是,D这个我认为能够把握全局和节奏的关键人物也开始被A往沟里带了,但是D还在尽他的力平衡着整个局面,最终就形成了A说一套,我们做一套,反正她也不是每天在公司,我甚至每天在A摆的佛像面前祈祷,赶快让A回美国去住别墅,开宝马去吧,如果佛爷能实现这个愿望,我给老佛爷再造庙宇,重塑金身。

佛爷笑眯眯的看着我,估计心里在说,我是中国的佛,管不了美国 人的事啊!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