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泡说】第十期:产品经理有权就可以随便改需求吗?



前几天的时候,小娟在我们产品部的微信群里发了一个小视频,可能有些朋友也看到了,大概的情节就是一个程序员在对着两个据说是产品经理的人喊,你说改需求就改需求啊,产品经理了不起啊,而那两个产品经理,一男一女,那个男的产品经理在一旁只是用得意的眼光看着程序员,而那个女的产品经理则是满脸的不屑之情,说着,产品经理就是这么了不起。

这个小视频在群里发出来后,立刻得到了五个吃惊的表情,而亮仔则站起来嚷嚷道:“这剧情也狗血了吧,尤其那个女的,表情浮夸,怎么看怎么是打入产品经理圈子里内奸,还能这样诋毁我们产品经理。各位,你们怎么看?”

在大家纷纷议论的时候,我则陷入了回忆之中,这么多年来,我是否有过这样的态度对待过程序员。

应该是一次都没有,反而在很多时候是被程序员怼的体无完肤。

记得在一家公司的时候,我负责一个SP的产品,因为我在北京,而研发团队在济南,因此,我们经常是用skype的语音沟通,有一次,我提了一个需求让研发去做,结果没想到研发的头儿很快就在skype上呼叫我,我赶忙接听,在我看来,尽管我不是他的下属,但从行政级别上说,人家也是领导啊,他上来就很不客气的问了我一句,你是不是不懂这类产品啊,我只好说,我确实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产品,您有啥问题啊,他继续说道,你提的那个需求我看了,怎么可能这样做呢,太外行了,应该这样做才行。

于是就给我讲了一遍这类产品的技术原理,足足半个小时,还好是用skype沟通的,要是用电话,这手机费可没处报销去。

扫盲结束后,他最后还带有一点怒其不争的语气和我说道,就算你是刚接触这类产品,也要加强学习,以后别再出现这种低级的错误。

还好是skype沟通的,对方不知道我当时这脸有多红,半个小时,我连一句话都没法接,只是不停的说,对,对,嗯,嗯,我注意。

事后我和我的领导说了这个事,倒不是告状,毕竟人家研发说的也对,而是想让他和研发那边沟通一下,以后交流的时候能不能语气好一些,哪怕我确实是有失误。

他也很无奈,只是告诉我,以后注意吧,这帮子研发都是跟着老大起家的,尤其是这个研发的领导,是老大从华为重金请过来的,很器重他的,400多研发都听他的,千万不要惹着这些位高权重的家伙们。

我心想,怪不得呢,从交流中我都能闻到一股子“狼”的味道。

现在再看这个小视频,难道现在形势逆转了,产品经理都可以这么嚣张,可以肆无忌惮的对研发开启嘲笑模式了。

不过咱们换个角度想一下,假设产品经理如此嚣张,那么,是什么给了产品经理嚣张的勇气呢?

通常来说,能这么嚣张的人要么是有钱,要么是有权,产品经理肯定没钱,有钱谁做产品经理啊,那看来就是这位产品经理背后有权力支持了。

有句话说的挺好,人的身高不在尺寸,而在钱包,同样,人的声调不在肺活量,而在权力,视频中那个女产品经理飞扬跋扈的语气和声调,以及最后得意忘形的笑声,如果没有权力在背后支持,我是死活不会相信她有那么大的肺活量的。

说到产品经理和权力,这可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了,很多朋友抱怨说产品经理没有权力,工作就不好做,做不了,就像下面这位朋友说的:

产品经理是产品的总协调师,从研发、销售、售后到原料采购、生产、定价等等到处都有产品经理的影子,如果没有权力就如同音乐指挥家失去了指挥棒,没有办法协调,所以说,权力是应该有的。

我必须承认这种情况是客观存在的,因为在这些年的工作经历中,我也不止一次尝到过无法推动跨职能团队协调工作的情况,当时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为什么不能给产品经理必要的权力呢?

但是不止一本书告诉我,产品经理的工作要靠“权威”而不是“权力”,要努力成为让大家愿意跟随并为产品目标共同奋斗的人。

他娘的,说起来容易,我挺努力的了,怎么还是隔三差五被怼的灰头土脸的。

看来书里说的终究是理论层面的,也终究是国外的情况,放在国内,估计咱们还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没有权力的情况刚才也提到了,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很难推动一些工作的开展,那如果产品经理有了权力呢?是不是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呢?

不一定。

还以我自己的那个事情为例,假设我当时被赋予了必要的权力,包括业务决策、绩效考核等等,当然,团队可以提意见,提建议,但是最终拍板权在我手里,那么,结果可能就会大逆转。

首先,研发肯定不会用那样的语气和我对话了,一定是客客气气的;第二,哪怕我提的需求是有问题,但是研发一想到我的权力,担心没听我的话影响到自己的绩效,于是就硬着头皮做了;第三,需求做了,结果发现最终的产品有问题,那么这个时候可就热闹了,研发肯定不好说是我的问题,于是就绞尽脑汁想如何在不惹火上身的同时,要保留我的面子,而我呢,尽管心里知道问题在我,但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于是也同样想尽办法推卸责任,要不地位和权力不保啊。

按照大部分大boss的习惯,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最终的处理方法一定是和稀泥,各打五十大板,大家吃个饭,喝个酒,于是就继续其乐融融,面和心不合的继续对付下去。

这有意思吗?真的一点意思也没有。

我也知道,有些朋友肯定会说了,我要权力是为了把工作做好,绝没有私心在里面,我相信你是这么想的,但是我也相信你在遇到不利于自己的结果时候,你势必会把责任的天平往另一方那边倾斜。

我们不是圣人,做不到宠辱不惊,淡然处之,这种在利害面前的自我保护意识只不过是我们人的一种求生欲望的现实表现而已,其实也算正常。

说了这么多,可能很多朋友又会问了,那你对产品经理是否具有权力到底是什么态度呢?

大家还记得星爷在《功夫》里有句话是怎么说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其实我想这句话就很好的诠释了产品经理和权力的关系,只不过应该在中间再加一句,这样就成了能力越大,权力越大,责任越大。

我的态度是,基于国内企业的实际情况,通俗点说,就是人治高于法治,大部分的企业依然是规范制度贴墙上,现实工作看脸上,产品经理是可以酌情赋予一些权力的,但是这个权力的赋予一定要有三个围栏:

1、产品经理的能力,把权力交给没有能力的人去玩,只会出现“乱治”;

2、产品经理的人品,把权力交给没有人品的人去玩,只会出现“恶治”;

3、产品经理的智慧,把权力交给没有智慧的人去玩,只会出现“庸治”。

这是需要企业去认真思考的,同样,对于产品经理个人来说,其实还有一个很大的条件存在限制,就是个人的从业年龄,现在有很多产品经理从业资历太浅,年龄太小,如果这样就被赋予必要的权力,那么,你能相信一个年轻人能把手中的权力运用好?

这不由的让我想到了刘慈欣的一本书《超新星纪元》,讲的就是在没有了成年人控制的地球上,一群12岁以下的孩子在地球上肆无忌惮的展开了血腥厮杀的故事。

我绝没有否认年轻产品经理的意思,而只是想说,权力是个双刃剑,管的了别人,也可能会伤害自己,太年轻就拥有一定的权力,其实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

那么,什么时候产品经理就算是成熟了呢?

按照国外LinkedIn上的产品经理数据统计,大致的情况是这样的:

  • junior product managers typically had 1-5 years of experience

  • 初级产品经理需要有1-5年的工作经验

  • assistant and associate product managers had an average of 3-10 years of experience

  • 助理和副产品经理需要有3-10年的工作经验

  • senior product managers generally had more than 10 years of experience

  • 高级产品经理通常需要有10年以上的工作经验

而国内呢,干了五年就憋着要当产品总监呢,而当了总监,权力更大了,但是,一旦出现问题,后果的严重性也就更大了。

其实以上说的这些道理,咱们的老夫子早就在2000多年前就说到了,子曰:德薄而位尊,力小而任重,智小而谋大,鲜不及矣。

产品经理和权力的这点事,其实算不上是啥大事,也正如一个朋友说的那样:

产品经理不是一个轻松的职位,想要做好,先要会承担压力和责任。

最后说一下,那个小视频中的三位演员的演技确实需要提高一些,一看就是没有真实生活,太流于表面,要不来我们易扬的产品部体验一段时间。


特别说明:《阿泡说》已在喜马拉雅上开通专辑,搜索“阿泡说”即可收听最新节目!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