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产品经理II-混沌时代》:楔子:墓碑

为什么要写《YES!产品经理II》


楔子

北京的十月,杀了一个回马枪的酷热看到人们早已对它不在乎,于是在肆虐了几天后,终于悻悻而去,在它离去后,一丝初秋的凉风不期而至,带来了久违的惬意和心境的平和。

某公墓,一座由黑白大理石构建的雄壮墓碑前,之所以说它是雄壮而不是豪华,是因为它体现出了一种傲视天下的气势,而不是那种散发着空洞的一座冷冰冰的石头,这座墓碑似乎在向每个经过的人宣示着一种骄傲,他的主人在生前一定有着不同寻常的经历,而这座墓碑即使没有一个字,也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并开始想象这座墓碑的主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三个中年人,站在墓碑前,一个人背对着墓碑,神色严肃的抽着烟,脚下已经是满地烟头,一个人正弯着腰拔着墓碑旁其实并不多的杂草,另一个人正在往酒杯里倒着酒。

“广兵,你和老四说点啥吧!”拔草的那个人直起腰,和倒酒的人说道。

“人都没了,还说个屁啊,他能听到?”抽烟的人把烟头扔下,然后又拿出一支烟,点上。

“他能听到的。”那个被称为广兵的人自信的说了一句。

“靠,服了你了!”抽烟的人没再说话,继续抽他的烟。

“老四,我知道你能听到的,今天我们哥仨又来看你了,你不要说话,我知道你累,你就听哥哥说啊。咱兄弟四个相识也三十多年了吧,你离开我们也七年了,每年我们三个都会来看你的,你知道吧,你嘱咐我的事情我一直在拼命做着,但是现在咱们遇到一些麻烦事,我们想听听你的想法。

“老二,别尽他妈说没用的,说些有用的,老四,三哥和你说,公司说不定哪天就黄了,还有就是……”抽烟的人对着墓碑嚷道。

“东子,孩子的事今天就别说了,你是想让老四着急,是吧?“那个叫被称为广兵的人有些不满的对这个叫做是东子的人说道。

“对,对,东子,今天就谈公司的事,听广兵说。“那个拔草的人也直起身说道。

“好吧,随你们了,我不说话行了吧。“说完,东子又拿出一支烟抽了起来。

于是,广兵继续对墓碑说道:“老四,你记得咱们刚开始创建公司的时候,有一天曾经聊起来,说咱们想创建一个什么样的企业,我们仨都说要做一家大企业,但是你呢,却说,不要做大企业,要做一家伟大的企业,我问你这有啥区别,你告诉我们,伟大的企业就是从上到下有一种精神和荣誉可以传承,对手要彻底毁灭一家这样的企业,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从精神层面打断这种能够传承的最光荣和最强韧的东西,当时我们仨都不认同你的观点,认为你说的太虚了,企业,能挣钱就好了,需要啥精神。“

说话的人似乎是有些累了,然后坐在了旁边的台阶上,继续说道:“直到你离开我们的那刻起,我才明白你说的这种可以传承的精神和荣誉是什么,但是现在,尽管咱们的公司越做越大,人越来越多,但是我怎么感觉公司像没了魂一样,空有一副漂亮的皮囊,里面却空空如也,你在公司的时候,一直坚持的东西似乎没有了,就说东子吧,你走了没二年,就借口说烦了,现在每天钓鱼,旅游,公司的事一概不问。“

“老二,说公司的事就好好说,提我干嘛?“抽烟的人有些不满的说道,”那新军呢,他不是也没怎么管公司的事吗,和几个人搞了个什么投资公司,对外还称自己是为了发现更好的年轻人,老大,我就问你了,这几年你投了几个年轻人?“

说着,他扭头看了看刚才拔草的那个人。

“东子,话不是这样说的,我们做风投的,选项目是很谨慎的。“

“拉倒吧,你那圈子里的事,我能不知道,你还记得咱们刚起步的时候,找那些风投,挨了多少白眼,被人嘲笑了多少次吗,现在倒好,你他妈有钱了,开始用折腾过咱们的路子折腾年轻人了。“

拔草的人有些不乐意了,“老三,话不能这样说啊,我,我……“

“说不出来了吧,我告诉你,我最看不上你们这行当,狗屁天使,就是一群钻到钱眼里的货,多少有前途的行业毁在了你们的急功近利中!”

“东子,你这话有点过分了啊!”那个被称为广兵的人也有些生气了。

“老二,你也别为老大撑腰,你以为我怕你啊,上学的时候,你哪次打架干过我了,要不咱俩再过过招,正好这几天只钓鱼了,该动动了。”抽烟的人把烟往地下一扔,吼道。

“都他妈消停点,在老四面前,你也不怕丢脸。”拔草的人看来是真发怒了,对抽烟的人喊道。

一说到老四,大家似乎想到了什么,紧张的气氛瞬间凝固,然后就是逐渐的消散。

刚才站起来想动手的那个人,楞了楞,然后又坐了下去,对着墓碑继续说道:“老四,我不会和东子打的。“

“那是你知道打不过我。“

说话的人没理他,不过东子的这句话让气氛更加缓和了一些。

“咱们闯荡的时候,每次遇到纠纷,都是你站出来调和的,你总和我们说,咱们一起吃苦其实是缘分,还记得咱们最难的时候吗,四个人身上只有42块钱,就这样忍了一周,每天只吃一顿饭,但你总是乐呵呵的,说,岂曰无衣,与子同袍,那个时候我不懂,今天我懂了,我们是兄弟啊!兄弟之间可以打,但绝没有恨。”

说着说着,他竟然开始抽泣起来,泪水划过脸庞,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他努力压抑哭泣的声音,继续说道:

“老四啊,想当年咱们四兄弟在学校被称为是技术四大天王,曾经也是在中关村有一号的人物,但是现在,你看看,就剩三个了,我努力支撑着咱们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天下,东子和新军早已退居二线了,他们说他们累了、烦了,但是你知道吗,我也累啊,但是我不能退啊,我和你承诺的话我永远不敢忘,你还记得我说的吗,我说,只要我韩广兵活着一天,就会把你的精神在易扬延续下去,但是现在,我感觉自己也扛不住了,我怕辜负了你啊!”

尽管他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但泪水已经沾满了他的双颊,东子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巾递给他,他接过去,但是没有擦,只是攥在手里,继续说道:“东子每天就是钓鱼,新军现在做投资了,但是我知道,这些其实应该是你现在的生活,大房子,大车子,到哪里都是瞩目的明星,而你呢,只能一个人在这里,和这块破石头待在一起。”

东子听到这里,把脸又转了过去,新军则低头不语,手里还拿着刚拔出来的草。

“老四啊,今天,我,东子,新军来看你,就是想咱们四个和以前一样,再来次方桌会议,一起商量一下怎么办?”

他又擦了擦眼泪,对抽烟的人说道:“东子,你表个态!”

东子没有回头,说道:“我的意思早就和你说了,今天我再当着老四的面说一下,就四个字‘干他妈的’” !

然后,他对着拔草的人说道:“老大,你的意思?”

拔草的人把手里的草平整的放到一边,说道:“这个事是不是咱们得从长计议一下,毕竟咱们在国内算是有点实力的,但是放到全球整个行业中,咱们还算不上什么。“

“哼,老二,看到了吧,做投资就是这,躺着挣钱舒服了,就没站起来干仗的勇气了,别人都拿刀顶到你的脑袋上了,你还研究他拿的是什么刀吗,老大,干脆点,今天咱们当着老四的面把意见统一了。“

拔草的人似乎有些难堪,想了想,然后说道:“这样吧,让我先打个电话,行吧?“

“由你!“东子不屑的说道,”多大点事,还电话,是不是花一分钱都得和嫂子申请啊?“

广兵听了东子的话,有些想笑,但是又忍住了,继续对着墓碑说道:“老四,你听见了吧,东子还是那样,见招拆招,执行很强,但是眼光吗,就差你远了!”

“去你妈的!又损我!”

广兵没理他,继续说道:“今天我给你带了瓶二锅头,不是哥哥不给你带好酒,是我知道你就喜欢这个,那时候咱穷,就靠这酒冬天取暖了。”

说着,就拿起杯子里的酒慢慢的洒在了墓碑前。

“你知道吗,自从易扬没了你之后,我们仨就像少了什么,其实我知道,东子和新军说他们累了,其实都是借口,他们只不过是不想继续待在没有了你的环境里了,但是我不能退啊,我和你承诺过的,你在看着我啊!”

说着说着,眼泪又不止流了出来。

“老四,你知道吗,我真的很想咱兄弟四个能再一起痛痛快快的喝次酒,但是现在只有你喝,我们看的份了,现在有首歌是怎么唱的,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但是,你知道吗,我现在,我现在就感觉我他妈的是一个孤独的剑客,再也没有人和我一起走天涯了,咱们都老了,50多的人了,现在是年轻人的时代喽,可这帮孩子们怎么就没咱们那个时候的精神了呢,还记得咱们为了第一笔融资,挨了多少白眼吗,可现在呢,钱太多了,孩子们都不知道钱的珍贵了。”

“老大,老二向老四告你黑状了啊!”东子对在旁边打电话的新军说道。

新军冲他摆摆手,意思是别打断他。

“老四,你知道吗,这张照片我一直放在办公室,但是每次孩子来的时候,我都得藏起来,怕孩子看到难过。”广兵边说边拿出一张照片,轻轻的抚摸着照片,“但是今天我和你保证,这张照片我再也不会藏起来了,孩子大了,如果他这次能抗过去……”

“老二,告诉你,没有如果,咱们都得必须度过这一劫!”东子嚷嚷道。

“是,是,说好今天不谈家里的事的,老四,你应该没听到吧?“说着,他的眼泪又不禁流了下来。

“刚才我和几个股东说了,有些人同意,有些人不同意,不过我也把我的态度说明了,要么全力支持易扬,要么我撤资退出,这样吧,我接下来再去做做几个持反对意见的股东的工作,争取获得更大支持。“

东子听到这里,也拿起酒瓶,在酒杯里倒了一杯酒,撒到墓碑面前,又点上三支烟整齐的摆放在墓碑前,然后自己又点了一支,狠狠的吸了一口,对着墓碑说道:“老四,我知道你不抽烟,但是今天哥哥在这里发个誓,如果这次,咱们能把这些事都抗过去,我发誓从此戒烟!”

三个人的沉默。

“好了,咱们也该走了,别打搅老四休息了。”新军打破了沉默,对依然默默的站在墓碑前的广兵和东子小声说道,似乎真的怕打扰了这个被称为是老四的人的休息。

“老四,你放心,只要我们兄弟四个齐心,一切都会扛过去的,易扬会没事的,孩子,孩子也会没事的,我们为之坚持的精神还需要他们这些年轻人来继承,但是,但是……”

说到这里,他的眼泪已经无法自抑,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不住的流了出来。

东子和新军也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跟着广兵哭了起来。

偶尔路过的人,似乎无法理解三个男人对着一个男人的墓碑痛哭到底是为了什么,只是疑惑的看着这一切。

“都别他妈哭了,要是让别人看到,明天咱就上头条了。”东子第一个擦了擦眼泪,哽咽着对其他两个人说道。

“不哭了,不哭了,新军,东子,还记得咱们创业的时候老四总和咱们说的话吗?”广兵扭头问道。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但信仰和荣誉会让生命不休!今生与兄弟一起同行,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余晖渐散,墓园里越发安静,似乎只能听到刚才他们一起说的那句话,他们似乎也知道那个被他们称为是老四的人会听到这句话,因为墓碑上照片中的那个人正笑嘻嘻的看着他们。


加作者微信:UCPMTangYuan,入书友群交流!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