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产品经理的产品管理认知周期

现实就像一颗药丸,没吃的时候不想吃,苦,但是刚吃进嘴里后还有点甜,但是嚼着嚼着就有苦味了,吃完了,才知道还是这药是对症的。

产品经理这个职业我感觉就像这个过程,没做的时候感觉太难了,做了一段时间后,感觉也不过如此,但是再干一段时间后,就感觉真的不好做,直到最后形成了自己的知识体系,才恍然大悟,其实不难也不易,关键是对症了。

作为一个干了很长时间的产品经理,我想在这篇小短文里总结一下自己对这个职位,对职位要求的认知周期是什么样的,目的在于让更多的朋友知道,无论你现在是觉得产品经理这个职位是轻而易举,还是压力重重,都要有一颗平和的心去对待它,该走的路还得走,该吃的苦还得吃,就和PLC的普遍规律一样,有些阶段你是避不开的。

我把我这十七年的产品经理职业生涯的认知周期分为四个阶段,大家见下图:

第一个阶段:0-3年

当我处在这个阶段的时候,有一个明显的心理认知特点:认为这个工作太难了,一点头绪都没有,基本上就是上面说什么,我做什么,工作所涉及到的任何工具、方法都不能熟练使用。

大概是在02年的时候,我开始独立负责一个产品,当时我这个产品组的编制是一个和产品经理,一个项目经理,一个程序经理,外加几个程序员,按理说,产品的方向是由我这个产品经理来考虑的,但事实上,我很多时候都是听项目经理的,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是项目经理比我经验丰富,二一个是我确实也不知道如何规划产品,什么产品规划的五步法,涉及到的逻辑、工具、方法啥的,一概不知,纯粹就是一个信息接收端,项目经理说,做这个功能,我就说好,然后就把这个记录下来,写到文档里。

这也是为啥我很少提起这个阶段经历的原因,没啥值得说的。

尽管现在关于产品经理的知识和资料已经有了成倍的增长,但是我个人认为这个阶段是避不开的,为什么呢,很简单,无论是你从网上获得的文档,还是听一些课程,那都是填鸭式的,就说文档吧,十家公司十种类型,你要么得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改,要么就会陷入到选择困惑中,因此,我现在在讲文档的时候,会基于体系、流程、工具来讲,因为不把这个讲透了,处于这个阶段的朋友也写不出合格的文档来,毕竟文档只是承载结果的介质而已,是一种输出,输入和处理过程搞不清楚,不可能有合格的输出的。

因此,那个时候,我感觉我就像进入了迷宫一样,不知道工作怎么做,更不知道这个职位的未来在哪里。

第二个阶段:4-7年

进入到第二个阶段,我的心理有了一个明显的变化,典型的认知特点就是:原来产品经理也不难做啊,不就是分析分析需求,设计设计功能,写写文档,然后处理一些事务性的事情。

我记得在06年的时候,我所在的一家公司要调整部门结构,和我一个事业部的一个关系还算不错的兄弟(他当时并不是产品经理)可能要面临调岗,他当时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离职,一个就是内部调岗,我当时就很自以为是的对他说,要不做产品经理吧,他问好做吗,我说好做的,无非就是几个工作,写写文档啥的,然后我就煞有介事的给他讲怎么去做产品经理,还好最后那哥们没做产品经理,要不会不会恨我一辈子啊。

当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认知呢,我也分析过原因,还是因为在一个领域里待的时间长了,而当时那个领域里对产品经理的认知就是这样,类似的工作一做就是好几年,就是傻子也会做了,既然每天重复的都是差不多的工作,我还会认为这个工作难吗?无他,唯手熟尔。

因此,当时我的想法是,既然我多少有了一些经验,那就在这个圈子里待下去吧。

第三个阶段:8-10年

这个阶段比较有意思,就是心理并没有沿着第二个阶段发展下去,而是发生了一个逆转,就是认为这个工作怎么和我以前认为的不一样了,典型的认知特点就是:怎么这个工作也做不好,那个工作也做不好,每次做出来的东西就和垃圾一样,整个思路就是一团糟,我以前的自认为不错的经验怎么现在体现不出来了呢?

那个时候我已经建立了联盟,也搞了几次线下的活动,我记得有一次做活动,我讲了一个MRD的撰写,当时我就知道这次活动效果肯定不好,因为从大家的反应中就看出来了,活动结束,大家就都走了,连个和我打招呼的人都没有。

事后,我收到了一封参会朋友的邮件,邮件的内容是对我这次活动和主题的极度失望,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她说的话的大意:

这次活动让我非常失望,你讲的都是什么啊,PPT上全是文字,讲的也不精彩,还有,就是,你讲的那些东西课本里都有(这个我到现在都很好奇,09年左右的时候,哪个课本里有这个啊?),反正以后我是不会再参加活动了……

可惜的是,这封邮件因为邮箱的原因,前不久丢失了,在没丢失之前,我时不时会看看,告诫自己当时你连一个MRD都讲不好,别认为自己懂产品管理了,差的远呢。

后来,我就老实了,沉寂了一段时间,当然,不是歇着,而是边做好本职工作,边深刻研究产品管理,更为关键的是,我一直要求自己一定要跳出熟悉的领域,摆脱舒适区,于是,我把关注点放到了各种企业中,我得尽力深入了解不同行业的现状,通过为企业提供服务寻找案例,素材,一手资料,于是,在2011年的时候,我才想写本书,把我十年来的所做,所知,所感总结下来,于是就有了《YES!产品经理》。

但是,这个阶段的“难”和第一个阶段的“难”是不一样的,在第一个阶段中,“难”主要是集中在没有头绪,无法开展和做好工作上,而这个阶段的“难”主要是集中在如何让自己的产品管理工作形成一种体系化和结构化的思路,而不是以前的一叶障目,毕竟现实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也希望能有足够的能力真正从商业上操盘一个产品,我当时给自己定的目标是:手中无剑,心中有剑。

简单说,就是,无论企业从哪个现实问题入手想解决方案,我都能从产品管理中切进去,而不是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去支撑,我得从理论上讲清楚,方案上想明白,执行上能落地。

第四个阶段:10+年

当然,处于这个阶段,心境就会平和许多了,一是自己对这个职位的认知正常了,二是因为自己也上年纪了,不会患得患失了。

其实进入到这个阶段的朋友都有这样的体会,就是产品经理这个职位本身已经不是关注点了,而是把眼光放到了产品管理上,这是有天壤之别的,前者只是一个职位,或者叫产品管理工作的职位名称之一,而后者则是支持我们能否长期走下去的关键。

对于我个人来说,在这个阶段,典型的认知特点就是:如何在自己的头脑中形成自己的产品管理知识体系,不仅仅是为了做好工作,更是提升自己的逻辑能力,分辨能力、判断能力、决策能力、沟通能力等这些我们都知道,但是却很难通过训练获得的能力,并把这些知识和能力运用到自己的人生中。

这个可能说起来可能会让很多朋友感到太大了,但是至少对于我来说,确实是这样的,一方面,我一直在追踪国外产品管理的发展,深感国内在这个领域的关注点是有问题的,太关注应用,而忽视了底层,关于这个,我想是否可以在接下来的系列直播中简单和大家分享一下,但是又担心话题太大了,一些朋友没有感觉,还是得征求大家的意见。

另一方面,进入到这个阶段,我明显的发现,我在生活中的已经自然而然形成了一种来自产品管理工作的习惯,比方说,我在和人交流一个事情的时候,总是习惯于这样问:

刚才你提的建议很好,我个人的想法是……,或者…….,当然,如果你有更好的建议,我们可以一起探讨。

而不是年轻的时候,和人交流的风格是:

你说的不对,我觉得这样做才是对的。

因为产品经理都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二分法的,同样一个问题,可能有N多种解决方案,但是哪个是最合适的,不是产品经理决定的,而是市场中的现实客户决定的。

这种惯性思维就是来自于和客户经常交流而锻炼出来的。

最后总结一下,这四个阶段其实可以简单概括为:难-易-难-稳。

当然了,我并不是提供给大家一个标准的认知周期图,只是我个人的一点总结,有的朋友比我聪明,比我勤奋,可能会很快从一个阶段到另一个阶段,快速的让自己成长,周期会大大缩短,我也祝愿这些朋友能够在工作中找到产品管理真正的魅力,我作为比大家多吃了几年苦的老兵今天就托个大,产品管理其实很有可能不是你看到的那样,至于什么样,我们一起去发现吧!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