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产品经理II-混沌时代》:引1&引2

为什么要写《YES!产品经理II》


引1 :那一天


2001年9月11日,当全世界的目光都被太平洋东岸那个国家的两栋大楼遭受的袭击所吸引的时候,我却站在一间小小的屋子里陷入了迷茫。

准确来说,这其实并不是一间合格的屋子,只能叫一个空间,一扇“吱吱”作响的门,一面没有玻璃,只是被各种报纸简单糊了一下的窗户,屋子里只有两张锈迹斑斑的单人床,一张破破烂烂的写字台,当然,还有站在屋子里发呆的我和我的女朋友。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切也都在意料之外。

尽管我来北京之前,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像我这样的“三无”应届毕业生,去北京闯荡一定是要做好吃苦的准备的,但是,至于有哪些苦,能吃多少,我还是有些天真了,这间小小的屋子无疑给了我来到北京后的当头第一棒。

难道这就是我来到北京后的落脚点?

难道我就要从这间小小的屋子开始我在北京的职业之路?

难道我就要真的开始我自己的生活了吗?

我不敢相信,但是又不得不信,就和现在大洋彼岸那个国家的很多人的心理一样,看到了,却不愿相信这是真的。

但这就是真的。

真实的让你连拒绝的勇气都没有,我知道,这就是世界,这就是生活,至少是我即将要开始的生活。

屋子其实没有什么可收拾的,作为很多北京老年人增加退休收入的来源之一,很多出租屋会尽可能的简单,我们方便,他们也方便。

在简单的清扫了一下后,在夜车上被兴奋压抑的困劲一下子涌了上来,之前的兴奋,刚才的迷茫,已经统统消失了,我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有床了,我要好好的睡一觉。

这一觉就睡到了下午擦黑,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又看了看这间小小的屋子,没错,一些都是真的,既然是真的,那就无所谓了,一切的选择都来自自己,那怕这间屋子破陋不堪,还有饥饿了很久的蚊子在盯着眼前的食物跃跃欲试。

我觉的我还没有睡醒,于是我又闭上了我的眼睛,曾经随心而充满了快乐的日子已经在我踏入北京这个城市的第一天起就荡然无存了,所有的那一切,也成为了我只能在梦中的回忆。

这一觉我睡的更香,尽管有蚊子的不断的袭击,但我竟然没有丝毫被打扰。

那一天,政治中的世界变了,我的世界也变了,我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属于我的时代。

我是阿泡,一个产品经理。


引2 :那一夜


“醒醒,泡,快到地方了!”一个声音把我从睡梦中唤醒。

我揉揉了惺忪的眼睛,问道:“真到了?我睡了有这么长时间?”

“你以为呢?哥哥,车程五个小时,你竟然睡了四个小时,做梦了?”

问我的人叫亮仔,是我的同事,大名邵明亮,我不好意思的笑笑,扭过头看了看坐在后边的其它人,周扬,刘宇,小娟,谢韵琳,还有挤在最后边的苏勇,不是在那间破破的小屋子,而是在GL8里,没有蚊子的侵袭,只有同事们的笑容。

“没影响什么吧?”我问周扬。

周扬笑笑,说道:“能影响什么,又不是你开车。”

“你还有脸说,走之前你说你要给我当导航员,你可好,上来就睡了,要不是刚才我机灵了一下,咱们现在已经直奔承德了。”亮仔边开车边说。

我又向大家报以歉意的笑,“各位,不好意思啊,我真的有些困了!”

周扬看了看我,平静的说道:“阿泡,你真的是累了!”

累?是吗?

我现在有些分不清什么是困,什么是累了。

总之,就是想好好睡一觉,困与累有区别吗?

我不知道。

周扬扔给我一支烟,我知趣的把车窗打开,一阵山风吹过,我头脑清醒了很多,点上烟,往着窗外的景色,七月的坝上,在我的眼里,是那么的美丽,尽管我不知道如何更好的形容这一切,但是这一切真的让我很享受,我有些满足了,我的生活要求看来很简单。

我们的车已经行驶在通往坝上草原的最后一段盘山路上,亮仔依然是一付很吊的样子开着车,嘴里还叼着一根烟。

这次坝上之行,是公司为了奖励我们前期的工作特批给我们产品部的,要不也不可能让我们全体休假,还给车给费用,按照亮仔的话说,他在公司待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享受过这福利呢。

车上最热闹的就是小娟和谢韵琳了,叽叽喳喳一路,我估计他们整整说了有五个小时,还时不时的拿手机拍个照,刘宇还是那副样子,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周扬也点上了一支烟,看着外面,不过和我不一样的是,他肯定是在想着什么,小朋友苏勇则和女孩子们聊的挺好,尽管被挤在最后一排靠边的位置,但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兴致。

坝上的夕阳也很美,落日的余晖满满的洒在大草原上,周扬、我、亮仔、刘宇四个人坐在草地上,晚风轻轻的吹过,我感觉我完全融在了这个世界中,我无法抗拒的躺到草地上,手里拿着一罐啤酒,享受着我认为已经是很满足的短暂美好。

“泡,你真的有些累了,歇歇吧!”周扬喝了一口啤酒,对躺在草地上的我说道。

“我不累,就是有些困了!”我依然不太相信我是真的累了,我认为我就是有些困。

周扬对我笑笑,点上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没说什么,看着远方的落日,似乎在自言自语,也似乎在对我们说:“我知道兄弟们跟着我不会太轻松的,这段时间我也一直在想,接下来我们会不会更难,更不轻松,但是我说不清,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市场留给易扬的时间不多了,公司留给我的时间可能也不多了,但是看到大家这样累,尤其是小谢,一个女孩子,经常加班到深夜,大家这样辛苦,我是既心疼又担心啊!”

小娟和小谢快乐的笑声从远处传来,苏勇在他们后面喊着,两位姐姐,我来给你们讲一下羊的分类。

年纪不大,还挺会撩逗女孩子的。

我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布满了繁星的夜空,周扬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从内容和语气上都从来没有过,在我的印象中,他啥时候都是满不在乎的样子,有问题就解决,有锅就背着。

刘宇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拿出一罐啤酒,在手里转来转去,和周扬一样看着远方即将沉入地平线的落日。

“扬哥,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自从我来到易扬,咱们一起堵过的枪眼还少吗,有什么啊,还是老规矩,有问题,兄弟我第一个上!”亮仔一口气灌了半罐啤酒,坚定的说道。

我知道他不是在宽慰周扬,作为周扬的铁忠,这话能说出来,就一定能做到。

周扬冲他笑笑,说道:“我有啥意思啊,你们几个都是咱们产品部的顶梁柱,以后还真的指望你们堵抢眼,炸碉堡呢,到时候,你小子可真得第一个上啊!”

刘宇扭头看着周扬很长时间,然后又看了看我,欲言又止。

气氛有些沉闷,整个草原已经没有了太阳的关照,只有漫天的繁星和月亮带给我点点的星光。

我闭上眼睛,说道:“有时候我就在想,我们就是这漫天繁星中再普通不过的一个产品经理,我们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为了改变世界,创造伟大的产品!”亮仔显然有些喝高了,嗓门大了很多,安静的草原只有他的喊声。

“是在叫我们吗?”远处传来苏勇的声音。

“小朋友,没你的事,我们在商量着改变世界呢!”亮仔哈哈大笑道。

“那就好,等到了拯救世界的时候再叫我,改变世界不归我管!”苏勇也大喊道。

“亮仔,少扯这些没用的,什么改变世界,创造伟大的产品,那是糊弄鬼的,我们连自己都改变不了!”我多少有些迷糊了,随口说出来一句。

“什么意思?”亮仔问道,“平时你可不是这观点啊!”

“我,我……,我也说不清楚我到底是因为什么,不过肯定不是什么改变世界,创造伟大的产品,当然,也不是只是为了糊口!”

我真的是说不清楚到底为什么。

大家又陷入了沉默。

没有了交流,只剩下了喝酒,周扬也有些喝高了,竟然哼起了歌。

“扬哥,又唱《纯真年代》了。”亮仔喝着酒说道。

周扬没有回答,只是继续哼唱着。

“亮仔,怎么听出来的?”刘宇扭头问亮仔,“我就挨着周扬,都听不清楚。”

或许是酒精起了作用,亮仔一下子来了精神,站起来面对我们仨,得意的说道:“你们和扬哥还是接触的少,我和你俩说啊,打在学校认识扬哥后,我就知道,扬哥就会这一首歌,对了,你们是不知道在学校的时候,扬哥因为这首歌收获了多少女生的爱慕啊,扬哥,我能说吗?“亮仔问周扬。

如果是以前,周扬早就骂上了,然后扔给亮仔一支烟,让他闭嘴。

但是,这次,周扬没有说话,依然是闭着眼睛默默的哼着歌。

“那就是默认了“,亮仔精神更大了,歪着头对我和刘宇略带神秘的说道:”我和你俩说啊,扬哥在学校的时候,可是众多女生的偶像,是,尽管样貌比我还是差点,但人家有气质啊,“,亮仔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别的不说,就拿这首歌来说吧,有一年学校组织的歌曲比赛,你俩知道扬哥因为这首歌收到多少情书吗?“

亮仔说到这里,用两个手指头不停比划着,“整整两百封啊!为了这个,我还专门做了一个软件,研究这些情书中的关键词语都有哪些。“

“为啥?“

“哥们不是想学着怎么写好情书吗,我看机器能不能帮我分析一下。“

“结果怎么样?“

“你瞎啊,哥们现在不是还单着呢!“

我和刘宇都笑了起来,我用余光看了一眼周扬,周扬也露出一丝微笑,那种微笑,让我感觉他并不是对于亮仔言语的回应,而是回忆起了什么。

“别说了,咱们,继续喝酒!“周扬终于说话了,扔给我们一人一罐啤酒。

亮仔似乎更来精神了,拿出手机,放起了这首歌,然后对着不远处的苏勇大喊道:“苏勇,你也在学校没几天混头了,好好享受吧!“

想起了纯真的年代 你给我最初的伤害

还有那让我忧愁的女孩 别问我爱会不会老

这些事有谁会知道 你还像昨天那样的微笑

夕阳下我向你眺望 你带着流水的悲伤

我记得你向我挥手的模样

别问我爱会不会变 这些事有谁能预言

请给我个回答 就象你当初看我的双眼

变幻的世界有多美 昨天的爱情象流水

……

听着这首歌,我又不由的又想起了车上的那场梦,多少年了,好多事都忘了,但唯有曾经的那个真正属于自己的时代只有在感受到疲惫和痛苦的时候才会短暂回忆一下,而在擦干汗水和泪水后,还得告诉自己,你还得继续拼下去。

开始怀旧了,说明你的情感丰富了,也或许是你老了,但是,我或许只是累了。

妈的,现在的意境太让人感伤了,眼角不由自主的微微湿润了。

我拿出四罐啤酒,一人给了一罐,说道:“为我们过去的纯真年代,也为我们未来的美好年代,干了!”

那夜,我们聊了很多,周扬也不是像亮仔说的,只会唱一首歌,他唱了很多,亮仔直说忘了带吉他了。

那夜,我们聊了很多,但是几乎没有聊任何工作上的事,因为聊与不聊,回去以后都得面对,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那夜,我们聊了很多,因为我们喝了很多酒。


加作者微信:UCPMTangYuan,入书友群交流!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