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产品经理II-混沌时代》:第四篇:被人告了!

为什么要写《YES!产品经理II》

这是一个变动的时代,也是一个不变的时代。

变动是因为我们根本无法预估出下一年,下一月,下一天会因为哪些微小的变化而让世界、国家、社会、企业的格局发生变化。

不变是因为我们早已习惯于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工作、生活,本能中原本能够察觉变化的天赋也早已被现实切割的七零八落。

总之,这是一个本质中充满了不确定性的时代,而我们很多时候则在自欺欺人的希望自己拥有的是一种确定性。

 

北京的十月,应该说是一年中难得的好月份,桑拿天刚刚离去,早秋的清凉给经历了几十天酷暑的人们带来了丝丝的凉意,这种凉意给人们带来一丝舒服的时候,也给人们带来一种安静,但谁都知道,在不久后几个月内,这个城市将开始它的严寒之旅,而城市中的所有人,将不得不陪伴着这个城市。

 

北京,国贸,最高的那栋写字楼里的18层。

“Gentlemen, the Chinese market is huge, the opinion of the board of directors is very clear, win the Chinese market!”

在装修豪华的会议室里,一个西装革履的,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似乎有点像高校教授的中年外国男人把笔记本合上严肃的对围坐在会议桌旁边的人说道,并且还特意加重了“win”的声音。

“马丁先生,中国人有句话,叫‘谋定而后动,知止而有得’,我们只是刚刚进入中国市场,有很多事情需要时间去准备,如果冒然行动的话,恐怕…..”,坐在外国男人旁边的一个中国中年男人态度诚恳的说道。

外国男人在听完翻译后,乐呵呵的对这个中国男人说道:

“Liu, I also know that there is an old saying in China, which goes like the tiger. The tiger is strong and can eat its prey at any time. I hope everyone sitting here will be a tiger, not a prey,MA“,说着,他用手指了指坐在会议室角落里的一个年轻人,“your opinion!”

那个年轻人似乎一直在玩手机,听到叫他,才放下手中的手机,用自信的目光扫了一下全场,然后满不在乎的说道:“从早上9点到现在,我一共打了32场绝地求生,吃鸡的比例是87.5%,我相信我的好运气也会在中国市场上和我在一起的。”

会议室里的人开始纷纷小声议论,有些人明显露出了一些不高兴的表情,那个外国男人并没有说话,只是右手的中指和食指不停的交替敲击着桌面,似乎就是想看到这样的场面。

年轻人只说了这一句话,然后就又坐到椅子上,拿起手机估计是继续玩起了绝地求生。

“OK!Gentlemen. In the words of your young Chinese, we’re going to be ‘firing on all cylinders’!”

而那个姓马的年轻人依然是低着头,聚精会神的玩着游戏,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已经到92%了。“

 

中关村,一座非常有特色的写字楼,12层,一间堆满了书的办公室。

尽管外面的天气很好,但是办公室还是没有开窗户,一个中年男人坐在办公桌的一侧,神情肃穆的看着对面的年轻人,似乎在等待着对方说些什么。

年轻人则表现的很随意,歪靠在宽厚的椅子上,似乎并没有回答的意思,只是把手中的烟盒翻来覆去的转动。

“想好了没有?”中年男人终于忍不住了。

年轻人还是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道:“上次去坝上给你带回来的羊肉怎么样,现杀的!”

“和你说正经事呢,态度认真点,别以为就咱俩人,我就会由着你!”中年男人开始有气了。

“好吧,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一个产品部经理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会尽力做好的!”年轻人放下手中的烟盒,从里面抽出一只烟,看了看中年人。

中年人叹了口气,说道:“周扬,和你说多少次了,你最好别抽烟了,对你现在的身体不好……”

“老韩,我的身体我知道,说了这么半天了,就让我抽一支吧!”

中年人无奈的摆摆手,“抽吧,抽吧,也就是在我的办公室。”

“还有我的办公室。”这个叫周扬的年轻人开始有些嬉皮笑脸了,把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说道:“不过我只有一个条件!”

“说!”

“我要人,并且要什么样的人由我来定,还有就是我说的那五个不限!”

“你他妈的这是一个条件吗,这是俩。”中年人笑骂道。

“你就说行不行吧!”

“行!”

“成交!”

短短一会功夫,周扬的烟就抽完了,又想去拿。

中年人立刻把烟盒压住,认真的看着周扬说道:“记住了,在我这里只能抽一支,我会让小娟监督你的,要是发现你还不减少,你就给我滚出易扬!”

周扬苦笑一下,淡淡的说道:“滚就滚吧,每个人都有他的任务,当任务完成的时候,就是他该滚的时候了!正好我也累了!该休息了!”

“累,放屁,周扬,我再次告诉你,你要是再不注意,老子也不管你了!”

周扬没说什么,但是眼睛里有了微微的湿润,说道:“老韩,我知道你不会不管的,就算我死了,赶个节日什么的,你不得去看看我!”

“滚!”中年人终于爆发了,吼道,但是言语中却是一种爱怜。

周扬没再说什么,只是慢慢的站起来,说道:“韩总,你放心,我的事情才刚刚开始,我……”

年轻人欲言又止,然后就朝门口走去,快到门口的时候,中年人叫住了他,“周扬,烟还是少抽一点,就算我老韩求你了!”

周扬转过身,认真的说道:“老韩,我说了,我的事情才刚刚开始,烟,我尽量吧!”

“唉,你这个东西就是这么固执,当初……,哎,不说了,不说了!”,说着,中年人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烟,说道:“这是我私人给你的最后一盒烟,接着。”

周扬接过了扔过来的烟,看了看,说道:“不错啊,100块钱一盒的,我可得省着点。”

周扬在走出办公室时,有些哽咽的,头也不回的说了最后一句话:”谢谢你,韩总!“

中年人在周扬走出去后,神情有些黯然的走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轻轻的擦了擦,照片上是四个年轻人,站在一所可能是某大学的主楼前,肩搭着肩,脸上露出自信和对未来充满无限向往的表情。

他看着这张照片,两行泪水不由地从眼中滑落,滴在那张有些泛黄的照片上。

 

13号,十月份的北京,本来应该进入到秋高气爽心敞亮的模式了。

但是,北京的天气似乎认为在前几个月没有折腾够人,于是又杀了个回马枪,开启了又一波的暴热节奏,似乎就是从10号开始的,看来我们这个任务还真是受到了严酷考验啊。

刚进办公室,就看到周扬坐在椅子上来回的晃着,刘宇他们正围着他在聊天,看到我进来了,周扬和我招招手,一脸的笑嘻嘻。

“头,你可想死我了,最近啥情况啊,是不是把兄弟们都忘了!”我连包都没放,就大声嚷嚷道。

“怎么能呢,这段时间个人有点事,等我处理完了,就会归队的,怎么样,扩员进展的怎么样了?”周扬边说边要从口袋里掏东西,我猜他是要掏烟,站在旁边的小娟看了他一眼,他耸耸肩,然后就没继续掏,然后对我和亮仔说道:“抽烟不是啥好事,要不咱们都戒了吧!”

我和亮仔有些搞不清状况,互相看看,“扬哥,啥意思啊,别忘了,我这抽烟可是你带的,现在让兄弟戒烟,敢情咋说都是你的理儿啊!”亮仔看周扬没掏出烟来,已经拿出来的打火机又无奈的放到了桌子上。

“扩员进展的不是太顺利啊,到今天,也就是13号,咱们才搞定一个,后续的进展大家感觉不太乐观啊!”我对他永远是实话实说,“要不咱把标准降一下?”我试探道。

周扬摇摇头,说道:“我给大家的已经是最低标准了,没的商量啊,这样吧,这个事情你交给刘宇……”

我窃喜,我终于不用通过数字数来确定了,我看了看刘宇,有点幸灾乐祸的看着他,刘宇还是那副神情,没说话。

“泡,和我来下会议室,我和你说点事。”周扬边说边站了起来,往会议室走。

刚进会议室,他就把门关上,坐到椅子上,然后掏出两根烟,递给我一根,给我点上,我没等他开口,我就先问道:“头儿,你是不是有啥事啊?”

他抽了一口,不在意的说道:“我能有啥事,刚才不是说了吗,我私人有点事,处理完了就回来。”

“你不会离开产品部吧?”

“谁说的!小心我弄死他,泡,我可以明确的和你说,我的任务还没完成,我不会离开,对吧!”

我默默的点点头,但是心里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不说我的事了,和你交代个事,公司被人告了。”

当周扬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脑袋一闷,被人告了,怎么没听说啊,于是我赶忙问道:“谁啊?咱们招谁惹谁了?”

周扬把烟头拧灭,平静的说道:“PD公司。”

“哪个PD公司?”我问道。

“就是美国那个PD公司。“周扬还是很平静的说道。

“为什么啊?咱们国内做的好好的,它一美国公司,干嘛告咱们?“我有些疑惑。

周扬认真的看着我,说道:“具体情况你一会就知道了,一会你去参加一个公司会议,老韩和高层都会参加,就说这个事情,你认真听,然后需要咱们产品部配合的,你一定要尽力!”

“妈的,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咱们和他们也没啥竞争关系啊,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啊。”我依然感到迷惑,但心里却开始猜测PD的动机。

“具体情况我就不说了,一会儿会上会说,九点半,准时到1号会议室!”周扬把抽完的烟蒂塞进自己的口袋,开门,然后出去了。

我满肚子疑问的跟着走出去,周扬正在和大家告别,说是自己有些破事需要处理,希望大家这段时间一定不要把工作耽搁了,并且叮嘱刘宇千万要把扩员的工作搞定。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产品部。

我们几个互相看看,感觉没啥意思,于是就开始了个人手头的工作。

我看了一眼表,九点二十了,于是和大家打了个招呼,就往1号会议室赶去。


加作者微信:UCPMTangYuan,入书友群交流!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