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产品经理II-混沌时代》:第五篇:1号会议室!

对于我来说,我也是第一次到1号会议室参加会议,因为在易扬有个规定,就是不同编号的公司级的会议室代表着不同会议的级别。

易扬公司级的会议室有3个,分别是1号、2号、3号,1号会议室通常用来召开高级别的会议,我们都知道,这个会议室轻易不开放,即使会议室紧张,也不会开放,2号会议室通常用来召开业务层面的会议,比方说我们的产品评审会通常就是在2号,3号就是事务性的会议居多了,当然,为了保证每个会议的效率和效果,公司规定每个会议的时间不能超过30分钟。

1号会议室并不大,毕竟能参加高级别会议的全公司拢共也不会超过20人,当我走进1号会议室的时候,已经坐满了人,在大会议桌的旁边还摆放了一些临时放置的椅子,我想了想自己的身份,然后很自觉的搬了把椅子,找了个角落坐了下去。

9点30分,会议准时开始,这是韩老大的风格,不管人是否到齐,到点就开会,到点就散会,因此,使得易扬的老家伙们在开会时都形成了这种习惯,开会前必须认真了解会议主题,想好自己怎么发言,会上必须简短的说清楚和自己有关的事宜,会后的结果必须提交到总办。

“事情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各位怎么看?“韩老大直奔主题。

会议室里一阵沉默,其实谁都知道,PD公司是国际性的大公司,实力远远超过我们,对方随便动动手指,我们就得麻烦半天,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应对方案,我们可真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说话啊,这事如果过不去,咱们都他妈回家喝西北风去!“一个声音让我抬起了头,我顺着声音望过去,是坐在韩老大身边的一个中年人说的,但是我在公司从来没见过。

”东子,别急,让大家先想想。“韩老大扭头对那个人说道。

会议室里有人看到这个叫东子的人说话了,明显显的有些紧张了,有些人更是把头低了下去。

”张董,我有个想法不知道合适不合适?“我一看,是一向很强势的王胖子,但是在这个人面前,似乎底气不足。

”老王,合不合适说出来,不说谁知道!“这个被称做张董的人在王胖子面前一点也不客气。

王胖子咽了口吐沫,然后说道:”PD公司这次告咱们侵犯了他们的知识产权,是的,我也承认是没有的,但是人家已经把这事开始炒作了,好多网络媒体都在说,尽管没有明确说什么,但是已经开始带节奏了,现在好多网友都在讨论这事,说咱们臭不要脸,没有一点自己的东西,还敢说自己是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

“这些我也知道了,说我不知道的,你怎么想的?”张董不客气的打断了王胖子的话。

王胖子看来对自己的想法多少有些迟疑,想了想,还是咬牙说了:“张董,我是这么想的,人家财大势大嘴巴大,咱们不妨和对方和解了算了,让他们冷处理了这件事,网民嘛,只有三天的记忆时间,没几天就忘了。”

“那咱们给他们什么好处呢?”张董语气开始加重了。

“这个,这个,我是这么想的,不妨就让出咱们想进入的那个高端市场,就现在的市场足够养活咱们易扬了……”

“你的意思是向PD投降?“张董不屑的问道。

王胖子没想到张董会把他的方案总结为”投降“两个字,脑袋上明显有了汗,他擦了擦,然后说道:”张董,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我的意思是……“

“你啥意思,我觉得就是投降,咱国内多少企业都是这样被玩没的,咱好不容易有了今天这样的地位,是硕果仅存的通用软件企业,现在刚想往高端走,你是不是也想玩没了!老王,你来易扬多长时间了,有10年了吧,以前你那种闯劲去哪里了,我看你是人胖了,胆子小了!“张董开始有些恼火了。

王胖子一看是这结果,低下头也就不说话了。

”但是人家告咱专利侵权,这种官司是最麻烦的,说不好就是杀人一千,自损八百啊,但咱又没PD的实力,赔不起啊!“又有人说话了。

底下一阵窃窃私语,我抬起头看了一眼,是研发那边传过来的,几个研发的核心人员边说边看着秃头吴,秃头吴没说话,只是盯着张董看。

张董注意到了秃头吴的眼神,又说道:”老吴,公司刚成立的时候,你就过来了,这次被PD告侵权,你怎么看?“

”去他娘的侵权,张董,这个技术怎么做出来的,咱们都清楚,这一直是我心里的一个结,但是我知道,这个事在公司是不能说的。”

秃头吴说着说着,竟然站了起来,有些激动的对手底下几个人大声说道:“告诉各位,尤其是你们几个,在咱们易扬,别的部门我说不着,但是在研发,只有累死的,没有吓死的,如果谁怕了,我今天可以告诉你,赶快滚蛋,PD,呸,我老吴奉陪到底!“

那几个研发的核心人员可能被秃头吴的话惊着了,纷纷看张董,意思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张董似乎也被秃头吴的情绪感染了,也站了起来,用手指着我们说:”老吴说的没错,咱们易扬这么多年,也算是刀山火海里闯出来的,一个PD就想干掉咱们,梦去吧,老吴,别看你他娘的老了,咱易扬的精神还在啊,当初我看你秃头,还不想要你了!“

我们都笑了起来,秃头吴坐下,不好意思的说道:”还提这个,我这秃头年轻的时候就是了。“

我们又笑,连韩老大也笑了。

张董又指着刚才那个人问道:” 你哪个部门的?新来的?“

”他是咱们法务部的负责人,这次得全靠他们了。“韩老大向张董介绍。

“法律的事情我不懂,但是我告诉你,侵权是绝对没有的,PD说的那个底层算法是我兄弟用命做出来的,我告诉你啊,这点上你别质疑,如果质疑,就是质疑我兄弟!“

我听的心里想笑,这是董事吗,这话说的,就像是黑社会老大在帮派会议上的发言。

”张董,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这个情况,如果这点没问题,我们法务部会尽全力搞定这个事的!“那个人肯定的说道。

”这就对了,不要怀疑咱们的实力,我再强调一下,咱易扬的每一个产品,都是咱们一行一行代码写出来的,告老子侵权,瞎了眼了!“

研发中心的几个核心人员听到这里,开始有些激动了,目不转睛的看着张董,意思是我们研发有底气了。

“东子,好了,先说到这里,让大家说解决方案吧!“韩老大平静对张董说道。

“好,那我就起个头,我个人的意见是干他妈的!“张董干脆的说道。

会议室里又一阵轻微的笑声,张董也笑了起来。

”老韩,你的意见?“张董扭头问韩老大。

韩老大并没有直接接张董的话,而是看着我们,略带笑容,平静的说道:

“30多年前,当我第一次在大学接触到计算机的时候,我被震撼了,对于我这样一个从村子里出来,没见过世面的人来说,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后来我又知道计算机是要靠软件来完成各种工作的,但是,那个时候我们中国人自己开发的软件很少,因此,我当时就有了一个理想,就是要做属于我们自己的软件,20多年前,当易扬刚刚起步的时候,我的理想是要让每台电脑都安装上我们自己的软件,10多年前,这个目标基本实现了,我觉的理想实现了,但是我再看身边,国产软件还剩了什么,除了历史,还有什么,再看看我们国外的同行,仅仅在商业应用领域就有547类软件,我们自己又做了多少呢?

为什么呢,没有理想了啊,迷失方向了啊,因此才被人趁虚而入,所以啊,现在我知道了,易扬的理想永远只会在路上,因为别人也有理想,并且是要超过我们的理想,这次无论PD是否告咱们侵权,我觉得都应该和大家说一下这个,因为我一直认为,最终干掉自己的只有自己,PD也好,或是其它的公司也好,都不可能干掉我们,只有当易扬失去理想的时候,我们才会被淘汰掉。”

说到这里,他神情一下子变的很严肃,对我们继续说道:“不管这次PD公司告咱们的目的是什么,我的意见是,只要我们能坚持自己的信念,没有谁能灭掉易扬!”

他扭头看了看张董,又平静的对我们说道:“说下我的意见,第一,咱们绝不退缩,侵权的事怼回去,由他们告,第二,法务、PR、把所有能调动的关系调动起来,做好一切预案,咱们不理亏,有什么不好说的,第三,所有今天参与会议的部门根据今天的决定做好准备,由法务出具体的配合方案,第四,这场官司打多长时间,咱们奉陪到底,咱们也该出口气了!“韩老大开始布置行动计划。

我心想,领导们就是狡猾,其实自己心里都想清楚了,开会只不过是做做动员,统一统一思想而已,捎带得通过大家的交流完善一下自己的想法。

不过我就是有两点不明白,第一,韩老大讲那么多经历干嘛,第二,我产品部能干啥?

不就是一场官司嘛,让法务去处理就好了,管我们啥事啊。

正瞎琢磨呢,张董又开始强调了。

”我没意见,就这么定了,我最后再说一句,这场官司只能赢,不能输,让PD知道,中国的企业是没有那么容易放倒的!“

大家一听这话,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这硬指标定的,真是难题啊,不过最后那句话倒是挺刺激我的,真他妈提气。

”散会,回去做准备,对了,阿泡,你留一下。“韩老大指着我说道,我心想,真倒霉,我坐在角落,头还低的这么低,都能被老大关注到。

等大家都离开后,韩老大和张董走到我身边,对我说道: “阿泡,周扬是不是把产品部的工作托付给你了?”

这问题,好难回答,托付,这啥意思啊。

我只好支支吾吾的说道:“周经理这段时间处理一些私事,让我和刘宇暂时负责一些事,我会尽力的。”

韩老大笑了笑,和蔼的对我说道:“阿泡,周扬一直很看好你和刘宇,你俩一定要做好啊。”

我赶忙频频点头。

“韩总,要是没别的事,我是不是可以走了啊?“

“别急,你对PD公司告咱们侵权怎么看?”韩老大笑眯眯的看着我,问道。

我瞬间石化,刚才就注意了张董黑社会般的发言和韩老大的心路历程讲述,根本没想着这事和产品部能有啥关系,更别说去思考这事了。

韩老大也看出了我的不知所措,但是还依然微笑着对我说道:“我想,你现在的想法肯定是打官司的事和你们产品部有啥关系,对吧?”

我瞬间又被石化一次,这猜的也太准了吧,我只好不好意思的笑笑。

“能理解,毕竟以前你没经历过嘛,没事,回去好好想想PD公司为什么要告咱们。”

“不是说咱们侵犯他们的知识产权了吗?”我觉得这个原因很明显了啊。

“这就是周扬这小子手下的产品经理?思考力不行啊!”旁边的张董插了一句。

我心里有些不乐意,但是脸上表现的还是恭恭敬敬的,只是笑了笑,没敢说什么,当然,又能说什么呢,确实没想是怎么回事啊。

“阿泡,不过张董说的也对,你是产品经理,但做的是产品管理的工作,产品是出发点,但管理是目标啊,既然是管理,那什么样的情况都会遇到的,对吧?”

还是韩老大会说话,听了这个,心理就舒服多了。

“就是,如果只是分析个需求,做个功能,设计个界面什么的,我从研发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比你做的专业。”尽管话还是刺耳,但是可以听出,张董的话多少带有点开玩笑的意思了。

我只有不停的点头。

“嗯,回去吧,好好想想啊!“说完,韩老大就和张董坐到了靠门的座位上。

我赶忙走了出去,但是忘了关门,走出去后,我长长出了一口气,就在我停留的片刻,我听到韩老大和张董说道:” 把今天的决议告诉一下新军,他应该没意见,对了,还有,也告诉一下老四,让他保佑咱们能度过这关。“

张董这时没了开会时的飞扬跋扈,淡淡的说到:”新军那边我去通知,老四那边你说吧,我知道,你就听他的,不过他现在也给不了咱们啥意见了,就拜托他保佑吧!“

老四,老四是谁啊?

为什么要他保佑呢?


加作者微信:UCPMTangYuan,入书友群交流!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