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产品经理II-混沌时代》:第六篇:周扬要离职?

我在仔细想了想后,还是决定在下班的时候把这次会议的情况和刘宇、亮仔说一下,不知怎么的,自从从坝上回来后,这事就是一件接着一件,先是周扬要求在9天的时间内扩员6个,然后今天又是知道了被PD公司告知识侵权的事,最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周扬竟然把这些事都甩给了我们,自己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我就是一个产品经理,管理产品还勉强胜任,这要遇到事干事,还真有些头疼,还是发挥集体的智慧吧。

刘宇和亮仔在听完我说后,也是有些吃惊,我问他们,你们说韩老大让我想想PD公司告咱们,到底目的是啥,咱们一起想想吧。

“还能有啥目的,没听过一句话吗,要想红,打官司,要想火,见法官,PD公司肯定是想借咱们炒作一把。”亮仔不以为然的说道。

“开玩笑,PD公司已经那么大的名声了,还用蹭咱们啊。”我对亮仔是否知道PD公司在整个领域,甚至整个IT行业的地位表示怀疑。

“阿泡,亮仔说的也有可能,据我所知,PD公司要进入中国,要是能用打官司的方式吸引一下媒体关注,倒不失为一种营销手段。”刘宇歪着脑袋看着我说道。

“你的意思是PD告咱们的目的是为了自我营销?”

“我只是说这种可能性很大,不过按照PD公司的名气和实力,其实用各种正规的营销手段都可以啊,干嘛非要用这种手段呢,这里面的关系我还没想清。”

“想不清就想不清吧,反正打官司是法务部的事,咱们配合一下就可以了”,我说道,然后问刘宇:“今天的扩员战果如何啊,这是咱目前优先级最高的事。”

“正好,你不问,我还想和你说一下呢”,刘宇边说边收拾背包,“这都8点多了,正好咱们仨一起吃个饭,边吃边聊。”

难得,难得,难得刘宇主动请我们吃饭,不过我还是问了一句:”刘宇,你请客啊!“

刘宇点点头,我这才放心的和亮仔跟着他出了公司。

 

尽管已经进入到了10月份,天气开始转凉,但北京的大排档依然热闹非凡,各种重口味的烤制品伴随着廉价的啤酒在食客们的手里、嘴里演绎着人世间各种的喜怒哀乐。

我们仨找了一个比较安静的桌子坐下,刘宇看看我俩,意思是点吧,我今天真的请客。

亮仔不客气的拿起油腻腻的菜单,只是翻了翻,然后也没看,就对老板喊道:”40个肉串,10个鸡翅,多上辣,喝酒不?“

他问我俩,我摇摇头,刘宇点点头,”六瓶啤酒,凉的!“

我心想,亮仔这胃真是铁打的,这都什么天气了,还喝凉的。

刘宇只是看着亮仔笑,亮仔莫名其妙的问道:”怎么了,有问题吗?“

”没问题啊,只是我担心你明天肚子会有问题。“刘宇笑嘻嘻的说。

“管它呢,先舒服了嘴再考虑胃的事!“亮仔满不在乎道。

”说吧,刘宇,除了扩员的事,你是不是还有其它的事要和我俩说!“我点上一支烟,然后给了亮仔一支,问道。

“泡,是的,我有两件事想和你俩说一下。”刘宇对我的问话一点都不感到吃惊。

“靠,泡,你是怎么知道的?”亮仔手里依然拿着菜单,但是却看着我说。

“很简单啊,第一,刘宇平时都是忙完工作就走了,今天我观察到他在忙完工作后,一直没走,似乎有事想和咱俩说”。

“那为什么在办公室的时候不说呢?”

“他在等小静和小谢离开办公室,因此,我估计这事只方便和咱俩说,这是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刘宇啥时候请咱俩吃过饭,这次难得请咱俩吃饭,肯定是有事相求,或者要商量点啥,对吧?”我得意的说道。

“没错,拿人手短,吃人嘴短,今天既然刘哥请客,有啥需要我哥俩帮忙的,就说啊。”亮仔放下菜单,往烤炉那边望了望。

刘宇只是笑了笑,没接我的话,说道:“确实有两件事要和你说,第一,今天我收到了几份简历,没和你商量,我就确定了其中的一个。“刘宇打开包,看意思是想拿简历让我瞧瞧。

“不用看资料了,说说理由就可以了!“我让他不用费事了,我对刘宇是非常相信的。

”男的女的?“亮仔只关心性别。

”女的!叫陈佳静。“

”我靠,谢谢刘哥啊,一会敬你一杯!“亮仔显然兴奋起来了。

”为什么选她啊?“我问道。

“我和她在微信上聊了一会,是她说的一段话让我决定的。“

“说啥话了,难道说喜欢你,然后你就被攻下了?”亮仔嬉皮笑脸的说道。

正说着呢,老板把烤好的肉串端到了我们的桌子上,问我们:“啤酒是不是全开?”

“都开了!”亮仔利索的说道,“我们刘哥今天遇上桃花运了,庆贺一下。”

老板肯定是相信了亮仔的话,连忙附和道:“哥们好运气啊,这年头桃花是不少,就是他妈烂桃花太多,兄弟,老哥劝一句,要是奔着结婚去的,那一定要擦亮眼睛,要是奔着……”

老板看起来要坐下和我们一起探讨这个主题了,我赶忙对老板说:“老板,还有十个鸡翅呢,一定要多搁辣!”我心想,亮仔啊亮仔,一会辣的让你再也不能胡说八道。

刘宇只是对老板笑了笑,然后说道:“老板,不好意思啊,我们哥仨有点私人的事要说一下,您看……”

老板当然明白刘宇的意思,知趣的离开了我们的桌子,半路还扭头对我们仨说:“兄弟,不管好事坏事,千万别喝大了!”

我们仨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

亮仔豪气的往自己和刘宇的杯子里倒满了啤酒,然后端起杯子,说道:“刘宇,敬你啊,帮兄弟招了个女的!”

说完,一口气喝了个干净,然后摸着嘴角说道:“说吧,这女的长的怎么样?”

刘宇只是喝了一小口,放下杯子,没接亮仔的话茬,继续说道:“你们不是想知道原因吗,我在和她聊天的时候,她说了她现在公司的一种状况,以及她的想法,然后我就决定了。”

“她说什么了?”我问道。

“她说,她现在的公司有一种加班文化,她感觉很不正常。”

“加班,这不很正常吗,不加班才不正常呢。”亮仔不屑的说道,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你听我说嘛,她说现在公司的大部分人都是正常上班时间磨洋工,然后一下班就开始加班。”

“这不有病吗?”亮仔又灌了一口。

“有病?亮仔,这才是聪明人哪,因为老板喜欢加班,也喜欢加班的人,于是这些人就投其所好,加班给老板看,目的只不过是为了投老板所好而已,而她呢,越来越不能接受这种氛围,因此就想换个正常的环境,看到咱们在招人,于是就给咱们投了简历。”

“经验怎么样?”我问道。

“她倒是也诚实,说自己经验一般,但是她愿意去学。”

我听了刘宇说的,没说什么,亮仔倒是挺兴奋,说道:“行啊,刘宇,有眼光,不过我还是想知道,这女的长的怎么样啊?”

“我哪儿知道!”

“笨,你不会翻她的朋友圈看看吗!”

“你以为我没翻,但一张个人照片都没有,都是她的产品管理的学习总结,挺有意思的。”

“这下风险可大了,要是来个恐龙啥的,我这军心可不稳了啊!”亮仔喝了一口,然后惆怅道。

我和刘宇都笑了。

“泡,你怎么看?”刘宇问我。

“我相信你,要了!”我干脆的说道。

“原因?”

“诚实!好学!不耍小聪明!”

“女的!”亮仔补充了一句,然后又猛的喝了一口。

“那第二件事呢?”结束了这个话题,我问刘宇。

刘宇有些犹豫,似乎在想如何来说,片刻,才慢慢的说道:“我不知道该不该聊这个事?”

“有啥不能聊的,就冲你请客,有啥事,兄弟都奉陪到底。”亮仔倒是满不在乎。

“其实我想说的是周扬。”刘宇又喝了一小口,说道。

“扬哥!扬哥怎么了,不是挺好的吗?”亮仔一听这个话题涉及周扬,立马认真起来。

刘宇摇摇头,说道:“周扬肯定有事瞒着咱们,还不是小事。”

这句话让我们仨陷入了沉默,其实我知道,现在每个人都在通过回忆这段时间周扬的一些反常的表现琢磨他可能遇到了什么事。

过了好一会,刘宇才谨慎的说:”我猜测周扬会离开公司。“

一听刘宇这么说,亮仔就嚷了起来:“什么,不可能的,扬哥绝对不会离开易扬的,我记得他和我说过,易扬是他这一生中唯一的公司,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亮仔,人是会变的,万一呢?“刘宇说道:“其实我心里真实的想法就是这样,人真的是会变的,我们都是凡人,做不到超凡脱俗,当更多,更大的诱惑和欲望摆在你面前的时候,我相信没有几个人能抵抗的住,周扬,周扬也不例外的。“

“没有万一,我相信扬哥说的,我跟了他这么多年,我比你了解他!“亮仔依然肯定的说道。

刘宇叹了一口气,没再说,亮仔说的也是实话,人家跟了周扬多少年了。

又一阵沉默。

“对了,刘宇,你怎么突然会想到聊这个事呢?“我问道。

刘宇叹了口气,说道:”我就是有这样一种感觉,你们还记得咱们去坝上的时候,那天晚上咱们四个聊天的情况吧。“

我和亮仔都点点头。

“难道你们就没感觉那天周扬就有点不对,按照他以前的风格,他肯定是没大没小的,但是那天呢,和咱们说的都是什么,人生啊,青春啊,怀旧啊,这些他啥时候和咱们聊过。“,刘宇又喝了一口酒,似乎又在想着什么,然后说道:”阿泡,你应该记得,他还说你是不是累了,如果累的话,要休息休息,他以前可是和催命的一样的。“

我点点头。

“那个时候我就感觉有点不太正常,想从他的表情上揣摩一些,但是啥都没看出来。“

”为什么?“

”天太黑了,看不清啊!“

亮仔正喝酒呢,听刘宇这话,一口酒直接喷到我脸上。

“对不起啊,泡,不是故意的,没想到刘宇这么搞笑!“

我擦了擦脸,对他说道:”没事啊,这顿饭不让刘宇请了,你请,算向我道歉了。“

”靠!我舔了总行了吧!“

”真恶心!“

沉闷的谈话总算有了点轻松。

”那,刘宇,你是怎么想的?周扬是因为什么要离开易扬呢?“我继续问道。

”我现在也说不好啊,咱们也算是职场上混了多年的人了,一个人如果有了离职的打算,是不是会有与以往不同的表现,比方说,比方说,经常请假,我现在只是有点这样的感觉,因此就想咱仨碰碰。“

刘宇的话彻底让我的思绪开始飞转起来,开始回忆这段时间以来周扬的反常表现,不知道是不是刘宇给了我心理暗示,我现在也越发感到周扬这段时间的表现确实和准备离职的人的表现高度一致,但是,今天周扬和我在小会议室聊的时候,我还开玩笑问过这个问题,但是瞬间就被周扬否定了啊。

不过现在想想,有些事怎么能明说呢,我还是太相信周扬了,但是…..

我现在只觉得心里五味杂陈,不愿往下想了,于是就是沉默,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亮仔似乎也多少有些被刘宇的话影响,但是嘴却笨了,只是说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扬哥绝对不会离开易扬的。“

然后就是倒酒,喝酒,倒酒,喝酒。

我看气氛有些紧张了,知道这样下去,肯定会不欢而散的,于是赶忙打圆场:“刘宇,我也相信亮仔的判断,周扬肯定不会离开易扬的,咱们不要乱猜测了,快吃吧,要是不够了,再点,这顿我请。“

“刘宇,我就说最后一次,扬哥肯定不会离开易扬的,如果他要是敢离开,我和他没完!“,亮仔似乎有些喝猛了,斩钉截铁的说道:”谁也别和我抢,我请!“

 

我们仨吃完饭,分手后,在回家的公交车上,凉风一吹,我脑袋清醒了很多,于是又开始努力回忆从坝上那天一直到今天周扬的所有表现,确实如刘宇所说,周扬这段时间的表现确实有些反常,甩手掌柜的做派是越来越大了,几乎所有的事都是和我们用微信沟通,完全由着我们来做。

不想还好,一想,这产品经理的发散性思维就开始发挥作用了,各种分析,各种可能”咕噜、咕噜“的冒了出来,但是,对于我来说,我只希望的一点是,周扬啊,周扬,不管你是否真的要离职,但是,我只希望你能开诚布公的和我们说,我们,我们真的不会怪你的!


加作者微信:UCPMTangYuan,入书友群交流!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