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病救人,为虚火旺盛的国内IT企业号号脉

引子

常言道:“别人发财,管己鸟事”,虽然我也混迹于IT这个现在多少有点变态的行业多年了,但是因为一直抱着混吃混喝,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态度,因此对于每天出现在各种媒体上的关于IT的是是非非,你争我斗,概念轰炸一直是充耳不闻,顶多了是关心一下硬件的价格走向,这样我才有能力升级一下我这台三年前绝对是主流的机器。

但凡做过IT的,免不了有点虚火旺盛,本来就是跟在微软屁股后面给老比摇旗呐喊的主,在国际上没什么地位,到了国内,非要跳出来,拉起一面大旗,上面无非就是写着什么“中国第一”,“世界领先”,“XX第一人”,“民族XX”之类的文字,然后下面还画上一个自己公司LOGO,一群人站在自己缝制的大旗下,自以为是地陶醉起来。

不过我一直认为,有点虚火不要紧,人呗,那有不上火的,但是这个虚火一直不消可就有问题了,因此想要过个好年,我看各位虚火比较严重的患者还是坐下来好好吃点药,想想为什么会这样,争取明年开春的时候,身体健健康康的,好跟在微软的屁股后面继续长跑,避免掉队。

我看到了,有人在BS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汉奸,怎么总是污蔑国内的IT业,难道我们就必须跟在微软的后面吗?这位老兄,冷静,看看,一说到各位的痛处,虚火一下在就窜上来了,你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你的态度也是积极的,你的愿望也是美好的,但是,现实是残酷的,市场是无情的,企业是要挣钱的,国内几乎所有的IT企业都是处于市场食物链的底层,面对凶恶的鲨鱼,我们这些小鱼小虾米能有多少和鲨鱼过招的机会,不是我要贬低国内的IT企业,而是这些虚火过于旺盛的企业实在没有多少东西值得让我们这些盼星星,盼月亮,就盼自己的IT企业能挣口气的局内局外人夸耀,窝外不斗窝里横,黎叔说的好呀“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又有一位老兄说了,小样的,你既然这么说,那你拿出证据来呀,这位老兄提的好,虽然我平时没有看那些软文的习惯,但是24*365的媒体攻势也足以让瞎子,聋子烦了,那我就从一个局外人的角度来给那些虚火旺盛的企业号号脉吧!

毛爷爷说了“治病救人”,我当然没有那么崇高了,就当是耽误了各位,成全了自己吧!

第一位患者 联想

最近病史:

毫无疑问,联想在国内的地位就和微软或者intel在世界上的地位是一样的,在街上随便拉住一个人,问他是否知道比尔盖茨,肯定有人会不知道,但是如果问是否知道联想,我敢说100%的人都知道。

本来对联想是不太关心的,毕竟联想在国内是大公司,像我等闲杂人等是连联想的大门都不让进的,可是就在上上上个月,一则不亚于联想倒闭的新闻出现了,联想花费15亿美金收购了蓝色巨人IBM的PC事业部,我倒是在此之前听说过这样的传闻,不过传闻的内容比这个更NB,说联想要收购IBM,习惯了互联网上的假,大,空,因此也没当回事,谁知又是那个无聊之人杜撰出来的呢,可是没过多久,噩耗传来,联想果然收购了IBM,不过仅仅是收购了IBM的PC事业部,并且花了15亿美金,对此我的第一反应是联想真TM有钱,谁说现在是IT的寒冻,看来有余粮的地主还是有的。

有钱了,气就粗了,气粗了,胆子就大了,胆子大了,就什么都敢做了,联想就是典型的财大气粗者,钱多的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好了,于是乎,玩起了现在最cool的资本运作,国内的公司根本看不上,什么同方,方正,玩去,要玩就玩大的,干脆一步到位,问问丫的IBM有没有不要的东西,我愿意出高价,联想还真撞上狗屎运了,IBM正为自己的PC不挣钱发愁呢,而联想又主动投怀送抱,好,好,中国人民正是无私呀,也不要高价了,打个八折,15亿吧,不过是美金结算,联想果然是大公司,二话没说,掏钱拿东西,于是媒体又是一阵热捧,各种职业化的文章纷纷出台为联想的这次资本运作摇旗呐喊,背后却一个劲的嘀咕“来弄我(lenovo)就是有钱,丫那来的这么多钱?”

于是,大家都高兴了,联想高兴了,IBM高兴了,媒体高兴了。

联想心想:丫的被你们欺负了这么长时间,连个大气都不敢喘,现在好了,咱也NB一把,不就是IBM吗,爷照样收购你,咱这立马就是国际大公司了,以后再生产电脑的时候,告诉造商标的,咱的电脑叫“lenovo-IBM”。

IBM心想:感谢上帝,终于把PC这摊垃圾卖出去了,一堆垃圾还卖了15亿美金,我真TM是天才,再看看,还有什么不要的东西,找个中国IT公司谈一下,价格好说。

媒体心想:管他什么来弄我还是来弄他呢,只要车马费多给,弄谁都行。

诊断说明:

财大气粗胃口好,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吃,肠胃里肯定有虚火了,其实联想还是很可爱的,不过在我的印象中似乎是啥都做过,但是啥都做不好,互联网热,学人家搞了个FM365,没多长时间,挂了,搞服务器,不过听说最后把整个部门都裁掉了,现在又想一步到位去国际上挣美金,于是把名字都换了,起了个名字叫“lenovo(来弄我)”,结果呢,美金还没挣到,倒是先扔出去15亿,狠狠地让IBM弄了一下。

诊断建议:

有钱归有钱,但是什么样的胃就是消化什么食物的,吃惯了中餐,猛得一吃西餐,肯定会上火的!

第二位患者 中搜

最近病史:

说实话,以前根本不知道中搜是那路神仙,不过现在知道了,每天看到西直门华星大厦楼顶的那个巨大的霓虹灯,想不知道也不行呀。

中搜,全名叫中国搜索,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来源于慧聪,脱胎于中国搜索联盟,以前一直站在慧聪背后默默无闻地做些事情,知道自己是贫困阶层,没什么底气,所以顶多了是拉一些二,三流的网站成立一个所谓的联盟,想依靠人数来搏得一席之地,明显有打群架的意图,结果呢,拉了百数来人,真正和他一起做的没有几个,结果只能在他自己的简历上能够看到他曾经结交过多少兄弟。

但是现在中搜不知道练成了什么内心功法,“嗖”的一下子就从后面跳到了前台,并且从一跳出来的时候,就坚决和百度,google这些同样靠搜索引擎混饭吃的朋友划清了界限,再三强调自己才是纯正血统的,真正民族的搜索引擎,其坚定态度让人感觉就差去验DNA了,最可怜的就是百度,就因为自己的血液里流了一些外国人的血液,就被当成了汉奸,而中搜则以此为资本,虽说技术上和百度不是一个档次上的,但人家就是扛着“民族搜索引擎”的这面旗帜气势汹汹地和所有搜索引擎打起阵地战来。

说实话,中搜在搜索引擎这个市场上其实是没有什么明显优势的,不过人家就是会找机会,现在大谈搜索引擎经济,桌面搜索,他就往自己身上穿了一件“第一桌面搜索”的外衣,乐呵呵地出来和大家见面了。

本来国内的软件企业这二年就活的不好,也没有给广大的用户带来多少惊喜,中搜一推出这个桌面搜索工具,着实让我激动了一番,但是拿过来一用却又(我为什么说又呢?)让我感到国内软件企业的体虚,一切国内软件企业具有的毛病他一样不落的都继承了过来,所谓的桌面搜索被他越做越大,越做越没有方向,一个庞大的,反应迟钝的,到处是模仿痕迹的软件出现了,不过该软件的名字反正也叫“网络猪”,还真贴切。

但是人家中搜却不考虑这么多,不管自己的孩子是人是猪,总是自己的,这不,中搜依然在乐此不彼地宣传着自己用各种饲料喂出来的猪。

到现在中搜的猪已经繁殖了三代了,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这头猪越来越像四不像了。

BTW:为什么说是四不像,我会在另一篇文章里有专门的说明。

诊断说明:

绝对的投机分子,本来一直活在温饱线下,可是靠着IT中司空见惯的概念炒作,一下子牛了起来,什么google,yahoo,百度,统统地靠边站,现在是桌面搜索的时代,也就是我中搜的时代,于是抱着这种笑傲江湖的心理,就有些认不清方向了,不知道猪该吃多少饲料了,虚火自然就上来了,为什么,就是因为被压着时间长了,现在终于盼到解放了,当然要把自己心头的那股压抑了多年的怒火向一直骑在自己头上拉屎拉尿的阶级敌人喷去,于是现在搜索引擎被中搜分成了两个阶层:中搜和一切不站在中搜这边的。

诊断建议:

翻身当家做主人是好事情,但是一定心理要平衡,既要学会斗争又要学会合作,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刚开始养猪的中搜似乎还不清楚这个道理。

第三位患者 阿里巴巴

最近病史:

一种东西见的多了,无非有两种结果,一是喜欢,二是恶心,阿里肯定是属于后者的,自从马云宣布进军C2C市场后,我的一种恶心的感觉便油然而生,倒不是说马云或者阿里恶心,说实话,我对阿里还是怀有一定的崇敬之情的,想当年,我在学校上学的时候,说到中国的电子商务,在我印象中只有两个让我崇拜的一塌涂地,一个是8848,可惜老榕运气不好,被人搞掉了,另一个就是阿里,前者做B2C,后者做B2B,可以说为日后的电子商务从业者树立了典范。

能够挺过互联网寒冬的企业其皮囊必定是非常之厚的,冬眠过后必然要大肆寻找食物来补充自己的能量,阿里是个大胃口的食肉动物,其觅食对象也一定不能太小了,于是他把目标对准了易趣,于是一个由阿里打造的淘宝网诞生了,于是各种媒体开始充斥着淘宝网的那只蚂蚁,于是这只蚂蚁就一点一点地开始恶心起整个互联网来,于是互联网上各种关于如何屏蔽淘宝弹出广告的技术文章漫天飞,于是阿里和易趣的各种软文硬文开始对攻,于是我和许多人一样开始恶心起来,开始恶心阿里的行为,见过做广告的,没见过这样的恶心做广告的,当然了,对于阿里来说,马云是高兴了,不少新的用户和在易趣上摇摆不定的用户开始倒向淘宝,而许多易趣的铁杆会员也同时在淘宝上开了店,谁让马云说了,淘宝就是要三年不盈利,用免费的政策来使注册会员超过易趣,马云的话让我感到一阵寒意,就说风险投资商的钱好骗,但是也不能这样花呀,不过动辄几千万的美金确实能让人的胆子一下在膨胀起来,马云在业界一向以狂人自居,喜欢看金庸的小说,于是搞了一个西湖论剑,在西子湖畔与国内各大互联网精英大谈中国互联网的美好未来,马云的狂人性格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展现。

我认为国内互联网企业有两个人最喜欢做秀,一就是张朝阳,二就是马云,前者做秀是为了sohu,而后者做秀则给人的感觉是为了中国的互联网,明显给人一个中国互联网教父的印象。

国内的IT企业普遍有一个特点,就是谁都不鸟谁,搜狐,新浪,网易,其实都差不多,结果一个比一个拽,就连在纳指上股票下跌都是一个赛一个的,现在阿里感觉到自己的B2B市场老大的地位已经非常稳固了,于是调转枪头把准星瞄向易趣,易趣还纳闷呢,我招谁惹谁了,你马云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吧!

谁知道马云在西子湖畔,喝着龙井,心里暗笑:靠,看看我的名字就知道了,淘宝网,就是掏包网,非要把你们这些指望着在网上卖两样东西,发些小财的人的钱包掏空。

诊断说明:

临床症状有点像联想,都是因为有钱闹的,不过联想是往外扔钱,图个高兴,而阿里则是往里搂钱,8000万的美金说着说着就成自己的了,马云那个高兴,本来就大的不行的胆子就更加大了,本来就张狂的性格就更加张狂了,本来就长的没有原则的脸就更加没有原则了,没有了原则,其行为就没有了约束,没有了约束,就敢拿钱恶心别人,舒服自己了。

诊断建议:

参考联想诊断建议,切不可有一口吃成个胖子的错误想法。

友情提示:不要因为有钱就想干吗干吗,做什么事情没有人说你,但是恶心了别人可就有人很生气,估计结果很严重了。

第四位患者 金山

最近病史:

从我开始用电脑那天起,就知道金山公司是个神话,更是一个民族英雄,那个时候凡是用电脑的人,要是不知道wps,他就可以了结此生了,等到了毕业来到北京找工作的时候,却鬼使神差地进入了金山在国内的对头公司里,后来换了一家公司,还是金山在国内的对头公司,崇敬了一辈子金山,到头来反而需要想着怎么给金山使绊,真是造物弄人呀!

现在也不做软件了,准确来说是不做通用软件了,但是对通用软件的那种感情始终是难以割舍,我现在的机器上都安着自己以前负责过的产品,虽然不常用,但是每看到那些产品,心里就有一种落寞的孤寂。

金山此时肯定也是我这种心情,想当年,wps,金山词霸,金山快译,金山影霸等系列软件横扫国内通用软件市场,红色革命,蓝色风暴使国内通用软件市场不断洗牌,金山的地位,就如同微软在软件市场上的地位,没有人能撼动。

可惜的是,从2004年开始,金山就开始了战略性的市场调整,并且在年底的时候,也公开承认了金山将把重心放在网络游戏市场上,并且把西山居分离成独立的制作公司,由此可见金山对网络游戏的重视,当年那个叱刹风云,指点江山的民族企业正在逐渐蜕化为一个必须靠通过制作图片,动画,音效来赢得市场的游戏公司。

我知道金山,当然也包括所有的通用软件企业的心理,在中国,做通用软件太难了,看看现在,通用软件企业屈指可数,大部分不是死掉了,就是改行了,金山也尽了自己的力,但是在选择艰难的活着还是屈辱的死去上,金山最终选择了后者,何止金山,原来比较火的几大通用软件厂商,铭泰成了翻译公司,软件仅仅是做为一个辅助业务而已,江民早已开始做房地产生意了,其KV的魅力也在逐渐消退,瑞星和豪杰虽然还在坚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但是打下的那点粮食也刚够勉强糊口,媒体上的风头也早已被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公司所替代。

一个软件英雄的时代早已过去,金山也逐渐走出了求伯君和雷军的个人时代,网络游戏也正在逐渐取代金山的起家产品,金山的理想也早已灰飞烟灭,但不管怎么说,以前的那个金山已经刻在了中国软件史上最显眼的那一页,并且在下面写了这样一句话:

金山首先是一个企业,一个需要生存的企业,然后才是一个软件企业。

理想,一种奢侈品!

诊断说明:

金山的病因与前几位完全不同,前几位是因为活的太好造成的,而金山是因为活的太差造成的,简单地说,就是由郁闷引起的,辛辛苦苦十几年,一夜回到解放前,金山一没有风险投资,二没有暴利的产品,还不断受到盗版的打击,本来就没什么太强的底气,非要把他推到风头浪尖,独自一人对抗微软的进攻,这样的心理状态当然要上火了,但是这个病因还真的让人感到同情,算是一个孤独的患者吧。 

诊断建议:

端正心态,充分估计自己的实力,一步一步地做,不管做什么,金山的牌子不能倒。

其实在国内虚火旺盛的企业比比皆是,这一方面是由天气引起的,另一方面是由自身的身体素质造成的,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企业体质才是根本的出路,我会在另一篇文章里说明的。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