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的那些总监们(3)

C,内蒙人,HC公司的JW产品部的经理,其实在相处的不到两年中,我始终没有在他的姓后面加“经理”二字,而是换以“老师”,原因就是在我刚到HC的时候,就发现部门里的人都叫他“C老师”,尽管我不知道是何原因,但是我还是很主动的入乡随俗了,后来我问了一个同事,同事说,之所以称其为老师,是因为他在公司这么长时间,一点都不像一个经理,而更像一个老师。

记得刚入职第一天,他就和我说,尽管他挂着个产品部经理的头衔,但很多事情还需要我们俩商量着来,公司会发展,产品部也会扩大,合适的时候,他会让我独当一面,在我看来,这或许是最让我疑惑的一点,刚入职,就告诉你,以后产品部经理的位子是你的。事实上,他也一直在这样努力,但后续的发展并没有按照他的路径来走。

JW是公司向企业推出的新的服务,一次,公司要求产品部培训销售人员新产品知识,C让我来负责,别看我做了几年产品经理,但是从来没培训过销售,我咨询C,因为他做过销售,在给我一些建议后,他看我压力很大,就嘱咐我,让自己压力小一些,很多事情最难的就是第一步,迈出去就好了,关键是你得勇敢的迈出这关键的一步,错不怕,就怕你连犯错的勇气都没有。

C做过销售,后来又自学了开发,并不是他喜欢,而是产品的需要,一次,我和研发部的沟通某产品,研发部要我写产品设计文档,我问写到什么程度,研发部要求我把数据结构都要定出来,要具体到每个字段的定义,其实我不会,于是问C,C就两个字:瞎闹。但还是在他的协助下完成了这份文档,而他则向公司做了反馈,不合PM规范的就得改。

但事实上,反馈归反馈,但公司是否接受,因素就太多了,这是我后来才逐渐了解到的。C是JW产品部经理,他上面还有一个JW中心总经理A,A上面才是大老总,而大家对A的评价就两个字:听话。具体案例就不多说了,放在《反思篇》中讲,套用一副对联来做个注释:说你对,你就对,不对也对;说不对,就不对,对也不对。

HC也是刚刚实施PMS,C和我也想了很多提升PMS的建议,然后通过A反馈给了高层,但是因为高层不懂PMS,而A又绝对对高层忠诚,于是,高层有时理解不了PMS的一些细节,就会持比较谨慎和保守的态度,而A就认为我们的建议有问题,于是要么打回来,要么压着没结果,于是C开始郁闷了。

C的脸色越来越不好,蜡黄,很蜡黄的那种,和我抽烟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我问他是不是因为这些原因,他没说,只是和我说,30多的人了,多年来一直没有孩子,想去好好找个大夫看看,调理一下,但是一直太忙,时间抽不出来,我知道这其实只是私人原因,真正的原因是A的“听话”让产品部迟迟没有发展。

还有一个结果让我没有想到,他开始让我处理更多的事情,我只以为这是让我获得更多的锻炼机会,但是随着他和我聊的事情开始超出产品部本身的范围,我开始隐隐感觉他可能要有情况发生了,中心内开始流传C可能会离职,我问他是不是,他说不会的,就算是,也会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好,这算是承认吗?

但是,在这个风雨飘摇的阶段,我却自作自受的得了一场大病,然后回老家休养了一个月,等回到公司的时候,我把离职申请书递到了他的面前,他看了一眼,说,离什么职,我说我这一个月算请病假也不合适吧,他说,谁不生病,又是这么重的病,你别管了,我去和上面说,最终,我当月的工资照发,真的很感激他。

C要离职的传言又开始出现,我坚持认为这就是传言,依然积极配合他的工作,直到有一天,他把我叫到楼下,一人一支烟,和我聊了很多我这个级别不太容易获知的公司的事情,大致有三:一,公司要在香港上市,二、公司收购了一家和JW业务几乎一致的公司,三、JW可能会有大的调整,最后问我,你觉的你能担当起经理的职责吗?这是什么意思呢?

尽管我知道他这是在安排他离职后的事情,但是我始终不愿意相信这会很快发生,他毕竟是有期权的,公司上市,怎么也得过了封闭期能套现了再说,但是,现实就是残酷的,在和我沟通没多长时间后,他真的就离职了,他和我在公司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我这走了,你的事已经安排好了,有事给我电话。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