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看不上产品经理,那就搞点高科技的让他们看看—产品经理如何构建预控系统的框架介绍(下)

本篇开始的时候,先来回答一下上一篇给大家留的问题:

问题:

在本文中,我们提到了预控系统的构建分为五步,其实在这五步中,都包含了产品管理的某些知识,那么,你知道都涉及哪些知识吗?

回答:

1、预设范围设定:产品路线图知识

2、驱动因素设定:战略管理的知识

3、未来场景设定:场景和故事构建的知识

4、影响因素设定:优先级设定的知识

5、预控系统运行:技术实现的知识

我在想,是不是以后再给大家出问题的时候,咱们加点花,比方说增加个礼品什么的,要不大家积极性也不高啊。

这个议题大家先议着,我先开始本篇。


在本篇中,咱们用什么案例呢?

就用“无人驾驶汽车”吧,为什么选用这个案例呢?有几点原因:

1、汽车行业,应该是整合各种产业最为广泛的行业之一,大点说,既包括制造技术、电子技术,信息化技术,能源技术,又包括各种零售形态,服务形式,往小了说,最新的销售形式,比方说直播带货,都会很快的应用到这个行业中。

2、汽车技术的发展,其实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制造业发展的趋势,比方说AI、工业大数据、物联网在这个行业中的应用,而这些恰恰也是国家重点扶持的产业之一。

3、个人比较喜欢机械电子的东西,而汽车上全都有。

好,接下来,我们就按照上一篇提到的五步,来看看如何构建WACS,也就是预警控制系统。

在上一篇中,我们提到了WACS可以分为三级:1)商业级;2)业务级;3)产品级

当然,这三级都是属于战略级别的,也就是对应的是“商业战略、业务战略、产品战略”。

在本篇中呢,我们就一起来了解一下“商业级”的WACS该如何构建。


1、预设范围设定


预设范围设定涉及两个维度:空间和时间。

这里我们假设如下:

空间:20万级别的紧凑型SUV无人驾驶汽车市场

时间:五年

刚才也提到了,第一步涉及到的是产品路线图的知识,因此,如果你具备了构建产品路线图的知识,那么,这一步是很容易搞定的,这里简单介绍一下产品路线图是什么。

从WACS的角度看,构建出产品路线图,事实上也就明确了我们要到达的未来是什么,也就是说,我们要对什么样的未来进行预控。


2、驱动因素设定


在这一步中,我们细分为四个具体的工作,分别是:选择,描述,设定,共识。

接下来,我们就一一介绍一下。

1)选择

在上一篇中,我提到了,驱动力的选择可以基于波特的五力模型或者PEST/PESTEL/STEEPLE,当然,咱们在选择驱动因素的时候,不一定非要死搬硬套,肯定是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定,可能有时候只会有几个,有时候可能就会有几十个,但是,我们要注意的是,我们只需要选择最为关键的几个就可以了,通常有4-5个就可以了。

那么,这个最终的数量如何来确定呢,那就得靠集体的智慧了,比方说头脑风暴就可以。

那么,对于“无人驾驶汽车”,关键性驱动因素会有哪些呢?

我这里列举两个:消费者倾向;行业特定规定。

2)描述

驱动因素选取后,接下来就是要说明为什么这两个驱动因素会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消费者倾向:消费者对“无人驾驶汽车”的态度会直接影响这个市场的发展速度和规模。

行业特定规定:对于政府来说,“无人驾驶汽车”是对现有路、人、车相关制度的重构甚至是颠覆,行业政策和制度能否配合这个领域将影响到这个市场的成长和健康。

3)设定

说明了原因后,那么,我们知道,在驱动因素没有真正产生影响,形成结果之前,那么,一切结果无非就是两种趋势:走向好的方面;走向不好的方面。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需要对这两个趋势进行说明,这里我们称之为“极点”,大家看下图:

我们在做这个工作的时候,需要注意四点:

(1)驱动因素最好能细分出来,比方说上图中提到的,消费者倾向可以细分为“安全性”和“经济性”的认知,尽量不要使用过于笼统的因素,只说消费者倾向是不清晰的。

(2)我们对两极的说明是否真正描述了驱动力真正的极端趋势?这个需要我们慎之又慎。

(3)我们对极点趋势的说明是方向性的,而不是绝对的。

(4)驱动因素当前的情况是什么?又有哪些信息可以呈现驱动因素是存在这两种趋势的?

4)共识

一旦我们确定了驱动因素的两个趋势方向,那么,接下来就是要和公司内外的利益相关人对此达成共识,目的在于大家能够形成对于趋势一致的看法,如果有看法不一致的情况,请重复上面三步。


3、未来场景设定


在这一步中,我们细分为三个具体的工作:选择;描述;设定触发器。

1)选择

在上一篇中,我们提到了,每个驱动因素都有两种可能的趋势,那么,我们对这些驱动因素进行两两组合就会形成2的N次方数量的未来场景,在“无人驾驶汽车”这个案例中,我们的未来场景数量就是2的2次方,会有4种未来场景,大家看下图:

这张表格,通常被称为是“场景矩阵”。

我这里只是用了最少的场景数量进行说明,大家如果有兴趣,可以把“经济性”也加进来试试,这样就会有16种场景了。

但是,一般我们不会对这16种场景都进行选择,只需要选择出其中关键的4-5个就可以了。

2)描述

场景选择完成后,我们就要对这些场景进行说明,怎么说明呢?

通常的格式大家看下图:

3)设定触发器

一旦场景描述完,那么,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对每个可能性的场景设定触发器,其实也就是设定两个极点在什么情况下会出现可能性,比方说,在场景1中,“极度信任安全”和“成本合算”会如何成为大概率的事件(“形成普遍共识”和“成本优势增加”)。

这里需要注意一点的是,触发器的设定最好是指标化的,比方说,“形成普遍共识”的市调率达到50%以上,“成本优势增加”,相对于现有汽车的全周期使用成本,无人驾驶汽车能够不高于20%。


4、影响因素设定


在这一步中,我们细分为三个具体的工作:定义;方案设计;划分优先级。

1)定义

触发器设定好了,对于我们来说,自然是希望完成好的场景,但是,这个很大程度上不由我们来决定,因为每个场景都会受到很多具体因素的影响,因此,在这一步中,我们就需要把这些因素明确出来,说明哪些因素是积极影响,哪些因素是不利影响。

比方说,针对场景1中的驱动因素-消费者倾向-安全性这个极点,积极的影响因素都有哪些呢?比方说:

消费者的主动了解和学习,相反的,消费者对此不感兴趣;

企业的积极和主动的宣传,演示,相反的,企业没有进行长期的,持续的宣传

……

总之,我们需要把能想到的因素都尽量想到,这个有什么用呢?

最大的作用就是我们可以把这些因素形成工作任务,然后放入到产品路线图中,这样,整个企业就知道如何协作去努力实现场景1了。

2)方案设计

一旦因素和产品路线图确定了,那么,如果某个场景呈现出非常强的趋势,我们必然需要有对应的具体的方案来面对这个趋势,因此,针对不同场景的方案设计就成为产品经理非常重要的一个工作。

当然,这个工作就和我们日常的产品管理工作结合在一起了,无非就是三大活动,十一个阶段,三十四项工作的灵活组合。

这里需要注意一点的是,所有选择好的场景都必须有方案应对,因为我们在趋势没有真正产生结果之前,一切皆有可能。

3)划分优先级

对方案优先级的划分,其实根本还是对影响因素优先级的划分,那么,怎么来划分呢?

这就涉及到优先级划分的知识了,通常我们会用二维矩阵来划分,比方说,面对“消费者对安全性的认知”这个因素,会受到消费者和企业两端的影响,那么,我们可以这样来划分,大家看下图:

毫无疑问,右上象限中的影响因素应该是我们监控最重要的指标,也是优先级最高的指标,也就是说,如果想让我们在触发器中制定的指标能够居于右上象限,那么,和这个指标有关的因素以及涉及到工作就成为我们最需要关注的。


5、预控系统运行


在这一步中,我们细分为四个具体的工作:数据库构建;预控平台构建;组织构建;预控平台启动。

数据库构建和预控平台构建,这个说不了太多,因为这两个工作涉及到是具体的系统开发,当然,这并不是说,非要搞个IT系统来支持,用传统的形式也能做,就是效率低一些,当然,我个人还是建议有个适当的IT系统是最好的,全自动,甚至可以做成全智能的。

当然了,这个IT系统能否构建好,其实不在这一步中,而是在前面的四步中,也就是说,产品经理能不能把预控系统的底层逻辑和运行模式设计出来是关键。

关于组织构建,这个也和企业的组织结构有关系了,不过一般会分为四个组织:技术组织;管理组织(通常为产品经理);信息组织;决策组织。

这些都搞定后,预控系统(WACS)就可以试运行了,然后通过不断的优化和升级,WACS就会成为企业的水晶球了。

 

好,关于WACS的构建案例就讲这么多,在上一篇中,我提到了,WACS可以分为“商业级;业务级;产品级”,在本篇中,我是以构建“商业级”WACS为例的,其实在我看来,我们学习WACS的构建,根本还是要学习这个系统的构建思想和逻辑,然后运用到各个级别的WACS的构建中,比方说产品级吧,假设我们要上一个全新的产品,那么,如何来预测和评估这个新产品的趋势呢,或者说,如何判断这个产品的潜力到底如何呢?

其实这就是涉及到WACS的支持,比方说,一个产品肯定涉及到需求,那么,这个产品所涉及到需求都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趋势其实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到产品的未来,那么,各位产品经理知道需求的变化有几种可能性吗?

如果我们知道了需求变化的可能性有几种,那么,我们自然就会通过WACS来监控这几种可能性的发展,然后同样用对应的方案来进行应对。

是不是和商业级的WACS的构建思想和逻辑一样呢?

其实这个说起来,还是咱们产品管理工作的具体体现,在咱们的工作中,这个被称为是“产品创新管理”,是整个PMS中四大体系之一。

而再往底层看,这个体系无非又是产品管理三大活动,十一个阶段和三十四项工作中相关工作的灵活组合。

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想传递一个信息:

一旦吃透产品管理体系中最底层的每项工作和关系,那么,我们就会灵活组合出不少于85%的各种企业要求的商业、业务、产品的工作结果。

如果大家对WACS的构建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和我交流。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